第827章婚后篇·诡异

“真的还是假的啊?”尹芊芊是个合格的吃瓜群众,尤其是现在吃的还是仇人的瓜,那她可不就是更开心吗。

    张云清看到她这表情都不想搭理她了,但仔细一想,是他自个儿跑到尹芊芊面前给人喂瓜吃的,尹芊芊作为一名吃瓜群众,对这个瓜露出点兴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所以他别扭地应了个嗯。

    尹芊芊真觉得这太绝了,方甜向来是要给自己艹公主人设的,结果现在公主变成了浪荡娇娃,哇哦,有点刺激。

    “我要去给乐苏看。”刚好化妆师也已经给她补完了最后的口红,她抓着报纸就跑了。

    张云清在后面见她这么兴奋,嘴唇抿了抿,虽然知道在背后讨论别人的八卦不太好,但他还是没憋住的轻轻扬了扬唇角。

    节目录制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节目组最后又组织大家聚了一次餐之后才算正式下班,尹芊芊自己开车回了家,厉景煜最近被上面派了任务,刚刚就给她打了电话说是可能回不来了。

    约莫是要升官了,以至于贾连都不再怎么管束厉景煜打电话这件事,至少能给他媳妇儿简单打个电话了。

    尹芊芊回家之后,刚刚将车开到门口,就看到门口站了个人,她愣了下,对方从暗处走出来,露出周修尧那张脸,周修尧手里还抱着一束玫瑰,赫然正是她在国外赢得的玫瑰品种。

    “芊芊姐姐。”周修尧见到她便展出个大大的微笑。

    尹芊芊将车窗放下,透过窗户看向对方:“修尧,你怎么过来了?你景煜哥今天没回家。”

    周修尧本是满脸的期待,一时间便露出失望的神色。

    “啊,我以为景煜哥在家。”周修尧长了一张极其人畜无害的脸,这会儿失望的神色中还带着点可怜,看着让人好不怜爱。

    尹芊芊看着都有点为难,“你找他有事吗?要不你进去等等?”

    “不用不用。”周修尧摇头,“我就是在京都也不认识什么人,也不好一直待在厉叔叔那边,所以……”

    懂了,厉叔叔对周修尧来说就是长辈,而厉景煜虽然比他大,但三岁一代沟,拢共也就三个代沟吧,这可比厉思履好太多了。

    尹芊芊抿唇,“你跟我进去吧。”

    “可……”

    “没事,你上车。”尹芊芊先打开车门,拿钥匙开了大门,再转回去开车,“你是景煜的弟弟,那也就是我弟弟,这么大半夜的,我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吹冷风吧。”

    周修尧似乎是被这话打动了,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尹芊芊那么一眼,随即才迟疑着挪着步子上了车。

    真的很乖啊……

    尹芊芊忍不住在心底发出感慨,再想到厉景煜跟她说过的有关周修尧的过去,她又觉得这小孩实在是太苦了。

    怎么就这么苦呢。

    如果他的手没有毁,可能就会成为一代音乐家。周修尧身上那种安宁沉稳的气质,特别适合搞艺术。

    比她这种商业性选手靠谱。

    可惜上天总爱跟人开玩笑。尹芊芊见他坐好了,将车开进去,停在外面的小院子里,她一边解安全带,一边问:“你吃饭了吗?”

    周修尧没直接回这句话,而是纠结地说了句:“还好,我不饿。”

    “那就是没吃了。”尹芊芊下车,“想吃什么?”

    周修尧也赶紧抱着玫瑰跟着她下车,“芊芊姐姐,我真的不饿。”

    “那就西红柿鸡蛋面吧,这会儿煮起来最快。”尹芊芊折回去将外面的大门关上,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自说自话。

    对周修尧这类性格的人,她不强势一点,他可能就得饿一晚上肚子了。

    周修尧见她一副我意已决、雷厉风行的样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他只能忐忑地跟上去,不再对吃饭这件事发表什么看法,而是抱着玫瑰往屋内走,“对了,芊芊姐姐,这个花是我在门口拿到的,应该是送给你的。”

    尹芊芊刚刚将房门打开,摁亮灯光,听到这话之后她扭头去看那玫瑰,笑了,她朝周修尧眨眨眼睛,笑得狡黠:“这不是送给我的,这是我送给你景煜哥的。一年365天,每天一束。”

    谁有她浪漫。

    周修尧有些愕然,干净的眼眸里露出点不敢置信,又有点……羡慕,“每天一束玫瑰啊……”他喃喃着这么一句后,弯起眼眸朝尹芊芊看去,“芊芊姐姐跟景煜哥的感情一定很好。”

    尹芊芊没反驳,“你先在外面坐一会儿,面很快就好。”

    “好。谢谢芊芊姐姐。”周修尧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低头去看怀里的玫瑰,每一朵都娇艳欲滴,完美无瑕。

    周修尧将长睫往下掩,刚刚温和的目光此时已被冷漠与嘲讽所取代。

    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周修尧将玫瑰放到茶几上,他环视了四周一圈,上次来的时候他还没注意,现下才注意到房间里有很多花瓶,花瓶里插的都是戴安娜,每一株都长得极好,一看便知道这些花都被主人认真呵护过。

    周修尧坐到沙发上,盯着面前的这束玫瑰陷入沉思。

    煮面用不了多长时间,尹芊芊还煎了个鸡蛋,拢共也才花去十五分钟,她将面端到外面的餐桌上,正想叫周修尧吃饭,就见周修尧正蹲在客厅的茶几边,手里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剪刀,此时正在认认真真地往一个花瓶里插花。

    尹芊芊眉间蹙了蹙,想说这一束还没给厉景煜看过呢,怎么就给拆了,但又想周修尧可能是看到房间里全是这个玫瑰,全都好好地插在花瓶里,自己可能就自作主张了,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将所有话全都吞回肚子里,叫他:“诶,修尧,过来吃饭。”

    周修尧听到声,张着大大的笑脸朝尹芊芊看来,客厅里明亮的光将他的笑脸照得特别澄澈,是那种完全不经世事的单纯无害的笑容。

    可尹芊芊不喜欢这样的笑容,也不是不喜欢,就是在那一秒里,尹芊芊觉得有些奇怪。

    十分膈应的那种奇怪。

    觉得,这样的笑容好像不应该出现在这张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