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度气,我愿意!(甜燃!必订)

方才灵尊是,当场亲吻了自己的爱徒?!

    如此惊人的大胆与肆意,完全是意料之外!

    如此刺激的画面冲击之下,裘季戎几乎是愣怔当场,半晌都没有缓过神来。

    回神之后,裘季戎忽而放声大笑起来!

    “没想到!没想到!向来不染红尘,不近生人的灵尊,终究是一个逃不开俗世凡尘的痴情种子!”

    御尘风不屑地扬了扬眉。

    “那又如何?!”

    闻言,裘季戎心头猛地一怔,不由垂了眸,眸底一片黯然,喃喃低语。

    “是啊!那又如何?

    就算是承认了,喜欢了,又能如何?!”

    “只要能跟浅浅一起,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御尘风墨眸微垂,侧眸看了云浅一眼,墨眸里更是多了一层化不开的暖意。

    四目相对,眸光之中,撞出细细碎碎的辉光。

    瞬息间,便温柔了彼此的一颗心。

    云浅更是蓦的心口一紧,瞬息耳尖红透。

    而此刻,却传来裘季戎有些近乎撕心裂肺地笑声。

    “没想到金尊玉贵的灵尊,到头来,竟还是一个情痴?!”

    裘季戎抬了抬眸。

    “凌云浅,我真要跟你说声恭喜才是!”

    云浅水眸凝了凝。

    “裘季戎,恭喜自是不必!”

    “你伤害我爷爷的账,我还没跟你清算!”

    裘季戎嘴角高高扬起,神色已经接近癫狂。

    “那就来啊!杀了我!杀了我!”

    裘季戎近乎癫狂地嘶吼出声,衣袖一甩,近乎将全部的灵力释放。

    一股极诡异而强大的灵力,从裘季戎身上迸发出来,紫气毒雾顿时铺天盖地。

    “一起同归于尽吧!”

    毒雾紫气从四方环伺而来,云浅却没有半分想要躲闪,依然立在原地。

    御尘风墨眸一凝,瞬息猜到了云浅所想。

    随即,松开了握着云浅的手,小心地护住那不堪一握的腰肢。

    云浅水眸狭紧,看准了裘季戎的位置,几乎没有半分犹豫,手中的千玄雪一抖,冰晶弓箭瞬息在手。

    间不容发,灵力蓄积,满月弯弓,指节一弯一松。

    “嗖”的一下,银光一线,冰晶箭矢如电一般,直穿过毒雾紫气,朝着裘季戎心口而去。

    速度极快,如闪电流星,根本让人来不及躲闪。

    “唔——”

    只听一声闷哼,裘季戎几乎是应声中箭,鲜血从心口汩汩地冒,殷红之血也从嘴角淌落下来。

    而在冰晶箭矢飞出的同时,云浅也被御尘风护住腰身,飞速往回退,企图撤离紫气毒瘴。

    只是没想到的是,裘季戎释放的灵力甚是诡异。

    如今,裘季戎中箭之后,一股终结的灵力更释放了出来,那紫气毒瘴愈发浓厚,弥漫速度更是奇快。

    饶是御尘风迅速反应,将云浅带离,可是二人还是被毒瘴所笼罩,甚至,将原本覆在二人身上的结界都给吞噬殆尽。

    御尘风墨眸一凝,心口揪起,手臂收拢地更紧了些。

    要知道,御尘风时时护着云浅的腰身,自是能感受到她身上的灵力已然耗尽。

    眼见着紫气毒瘴来袭已经将二人包围,甚至已经渗透到云浅体内——

    再这么下去,浅浅会撑不住——

    下一刻,只见御尘风大手一护,将怀中小人儿的脸捧了过来。

    俯首垂眸,轻软的薄唇,就这般熨帖了上去。

    原本被毒瘴所迷,可这一刻,那微凉的轻软,就这般覆了上来……

    顷刻之间,云浅水眸一怔,眸波更是一荡。

    只是,同时间,一股极为清冽、温润的气息从纯瓣间度了过来。

    与之相随的,更是汩汩柔和的灵力。

    这股灵力给外温柔,好似将渗透的毒气都被驱逐,就连原本的虚耗,也都得以抚慰。

    云浅只觉得一颗心突突地跳,似乎整个人都要融化在那一份温柔与深情之中。

    御尘风就这般静静地给怀中人儿度着气。

    只是,自己温一存过一次又一次的纯瓣——

    每当自己再次触及到那份温软之时,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沦陷……

    浅浅那如樱的纯瓣,还是那般水嫩、柔软,清新沁香,噬魂消骨……

    御尘风虽是在为云浅度着气,度着灵力,可自己心底终是贪恋那份轻软。

    竟会让自己沉迷至此?!

    饶是这般情境之下,自己私心里竟还是舍不得松开。

    (木木铃:看极挑笑岔气了,晚点二更~)

    下一刻,裘季戎的脸上从狂笑,忽而收敛,忽而变得格外忧伤起来。反正我已经生无可恋!”

    “如果,我可以跟你一样,早点直面自己的感情,早点看清,早点承认,那如意就不会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