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逸尘玦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一章 暂因苍生起

“嘶……慕少枫?就那个身材长得赢弱又干瘦,看谁还一副都瞧不上眼的慕氏二公子?”

    顾昔君冷不丁一听到这个名字,十分诧异,皱眉不解。

    “哼!”

    云鄞则皮笑肉不笑地勾起一侧嘴角冷哼一声:“没错,就是慕少卿的那个庶出二弟,慕氏少主的第二顺承人——慕少枫!”

    如此鬼魅而邪异的笑容,此刻浮现在云鄞这张带着数载沧桑的面容上,着实另顾昔君心里一紧,感到很意外。

    所以,她下意识地紧接着扬起声调就问向云鄞:“在那之后呢?”

    “长姐周身带有动物抓伤,伤口发红,血液新鲜,显然是刚刚经过了恶战。而且,她从见到我那刻就开始一直昏迷,任我如何呼叫也不醒人世。

    你知道我的,那时的我只是个每日只知道吃喝玩乐,游手好闲的富家公子,连穹苍地界都未踏出过半步,如何能应对得了这种情形?束手无策之下,我便连夜拖扶她赶到邬郡一个附属的小镇。

    然而,请遍了小镇的医士治疗,都不见转醒。最后,我只好选择无奈地先把长姐带回云氏治疗。”

    讲到这里,云鄞的眼神突然变得狠戾起来,声音也变得凝重,“可谁能想得到,就在回穹苍的路上,我们遇到了殊死劫杀!”

    看着此时一侧脸部肌肉微微颤抖的云鄞,顾昔君仿佛感受到了他被众死士包围那一刻的绝望。

    盛满一盏清茶,轻轻推至云鄞紧握的拳头前。顾昔君犹豫了一下,凝眉咬唇低问道:“是姬家派的人么?”

    仔细观察此时一脸关切的顾昔君,云鄞眉心那几道深深镌刻川字纹渐渐舒缓下来,略带轻蔑地说道:“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这句话一出口,听得坐在对面的顾昔君登时僵在圆椅上,心里又是重重一沉。

    唉!他们两人之间以往的友情,终究是回不去了!

    捕捉到她脸上僵持的表情,云鄞鼻里轻轻叹气,又自顾自地继续讲起来:“我是如何拖着受伤长姐逃脱追杀的就不再赘述。

    既然你都料到了,想必也知道姬家那些死士不死不休的手段。拼死进入云家地界后,我将满身是血的衣衫换掉,并告诉接应的守卫不许对外言说。

    可是,我当时还是太单纯了,单单的以为他们只是想趁机重创我云氏,借此取得滇洲的霸主。直到后来回到云氏,长姐转醒,我才彻底地了解他们的阴谋。”

    顾昔君拉回郁结的心绪,半眯眼冥思,插嘴疑问:“他们?难道……是慕少枫与姬如毓?”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云鄞点头默认,接着说道:“长姐回府后仍然不醒,寻遍名医诊脉皆是未果。幸而大哥心思灵敏,观察长姐伤口时忽然发现端倪。

    这个伤口形状同那个在莲池中,被我们联合击败冤魂所留下的伤口极其相似。大家这才想到去找能人异士来诊疗。

    之后,长姐在一云游方士的诊疗之下,不日便转醒好转。可她恢复之后,又只字不提她出走以来的一路遭遇,只是又如同往常般吟诗习武,辅助母亲管理内务。大哥面上虽然着急,但是那时穹苍又频于交涉应酬,商政繁忙,一时间自顾不暇。

    而我由于重伤未愈,也只好对他暂时隐瞒了姬氏的野心,想适时寻找时机再相告。

    可看着长姐每日容颜舒展,一颦一笑皆透着喜悦,甚至对外宣布拒绝一切提亲。我在这才忍不住,找她问那句小心慕少枫是什么意思。看她又要刻意搪塞,我被迫告诉了她,回云府的一路劫杀。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惊讶无遗,顿时惊慌地抢着检查我身上的刀伤。而后连连自语,流着泪说是她的自私失责,以至于差点连累了我失去性命。我羞于被看到,便尽数极力掩藏伤疤,若无其事的在一旁安慰。呵呵,反倒像我比她还年长。”

    云鄞不由的微微翘起嘴角,冷淡的眼中含上丝丝温柔,陷入深深的回忆。

    讲到这里时,顾昔君方才感受到一些那个曾经单纯少年的影子。静静的看着他,她不忍心打断他的回忆,那段与世无争,幸福萦绕,充满亲情与关爱,但又那么短暂的美好回忆。

    “就这样看到我的伤疤后,长姐一边自责心疼,一边终于对我讲述了来龙去脉。”

    约么过了好一阵儿,直到烛液滴落了几层到石桌上,云鄞方回过神儿,低声说出口。

    “慕少卿同长姐之前有聊过忘川涧。据说,最初某一位不知名的大人物在那里秘密创建了四仪神庙,庙里面镇压了四只上古凶兽的部分残骸。可是被镇压的残骸仍然拥有灭不掉的滔天戾气,这就吸引了众多的冤魂在附近盘桓。

    久而久之,冤魂越聚越多。然而时间愈久,相互吞噬的冤魂就逐渐的愈加强大。不得已之下,一位久不出世的方士出山找到当时慕氏的一名杰出侠士,二人拼尽性命,联手将里面一个最为强大的冤魂封印至四仪神庙。

    而那天夜晚,长姐由同你的对话中就已推断出,当时封印冤魂的两人就是离砚大师与慕少卿!”

    云鄞述说的同时看向顾昔君的眼睛。

    “我……真的对不起……”从昨晚云熙对自己的态度,和此时云鄞的眼神里。顾昔君大致也想到了,都是因为自己自作聪明的原因,让云黎完全知道了内幕,从而去找了慕少卿。是自己的固执,影响了云黎的人生,甚至致使她最后走向极端!

    见自责无比的顾昔君连连道歉,云鄞语气终是柔和下来,“该怎么说你呢?该聪明的时候很聪明,该傻的时候也是真傻!你只不过是个诱因罢了。以我长姐的聪慧,找至忘川涧也是迟早的事。

    你知道,长姐在忘川涧找到慕少卿时,他对长姐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么?”

    顾昔君抿嘴抬起头,几欲落泪的大眼睛望着云鄞,“什么?”

    呼……!

    云鄞长叹一口气,“暂因苍生起,谈笑安黎元。余亦爱此人,丹霄冀飞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