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去海澜国(一)

只是不知道聂家有没有这种觉悟。

    聂风走进来,将玉寰红和聂娇娇带到后院,给两人单独开了一桌。

    “哥哥,为什么让我们坐这里?”聂娇娇说道。

    “如果你们希望我的婚礼完成,娶到云烟就乖乖的呆在这儿,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聂风脸色漆黑。

    玉寰红和聂娇娇的突然出现让他很不高兴。

    黑着一张脸,转身的那一刻,又是温柔谦逊。

    云烟不是疆城人,这些年为嬉子湖打理生意,认识一些疆城的上流层次人,他们都纷纷自己送礼,倒不是因为云烟和聂风,都是冲着云烟身后的嬉子湖和墨阳来的。

    墨阳已经是皇帝,以墨阳对嬉子湖的感情,嬉子湖成为皇后娘娘是迟早的事情。

    原本备十桌酒席,一下子变成了五十桌,

    郭家也送礼了,郭芙在寻主的指点下,差不多能和逍遥雨打成平手。郭芙送礼,是想着能见到逍遥雨。

    不料,代替逍遥雨送礼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哑巴。关键的是这小哑巴被留在了云烟身边,她想问点什么也没有办法问。

    郭芙很是气恼。

    嬉子湖坐在酒席上,盯着光秃秃的脑袋,依然美的倾国倾城。

    疆城没有谁敢小看她,上次她就盯着光脑袋,皇帝还是小心翼翼的护着她,还要为她攻打海澜国,可见皇帝是多么的喜欢嬉子湖。

    有人想向嬉子湖敬酒,被寻主伸手挡住:“我家主子生病还不曾恢复,酒是不能沾的。”

    嬉子湖是早就想走的,她怕聂风那个后娘会闹腾,到时候让云烟不开心。

    好在到宴会结束,那个玉寰红都没有闹,也没有到前头来。

    这让嬉子湖放下心来。

    第三日是回门的日子,云烟带着聂风回到仙剑山嬉子湖的院子。

    云烟满脸娇羞,像极了初情爱的姑娘,这让嬉子湖放心不少。

    “云烟,过两日我要走了,如果你要去聂家,这边的事情就交给展飞,让她帮你代看一下,我已经和他说过了。你要是不想去聂家,疆城那个房子就是你自己的家,记住,女人不一定是靠男人而活的,婆婆那种东西,她好你就好。不要因为自己是二嫁,觉得好像身份低人一等。你是我仙剑山的人,我不许你懦弱。”嬉子湖说道。

    云烟点点头,她感觉,她成个亲都将她当孩子,生怕被人欺负了去。

    聂风那么好,怎么会舍得欺负她?

    寻主和主子之前对聂风没有意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意见。

    不过,主子和寻主不会害自己,或许对聂风有什么误会,等以后误会消除就好了。

    云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她相信的爱人差点要了她的命。

    嬉子湖让人按照要求做了一些假的头套。装扮成商人家的少爷。看到寻主脸上的疤痕说道:“寻主,你得伪装一番,毕竟我们走飞羽国走,他们要是知道明理不出手,谁知道会不会暗地里协助海澜国对我们出手,毕竟我们对海澜国一无所知,而他们确是非常的了解。”

    “这个好办,上次年先生说有办法除掉属下脸上的这个疤痕,既然如此,主子就帮属下除掉这疤痕,一路上敷药就可以。”

    “不行,我们推迟几天,头几天可不好吹风,万一感染了就不好。”嬉子湖否定了寻主的做法。

    不过,对于处理寻主脸上的疤痕她还是认为可行的。

    配置一些麻沸散给寻主服下,然后割掉寻主脸上的疤痕,将伤口缝合涂上药,配上口服药丸。

    寻主服下药之后感觉身体要是火烧一样,他即刻明白怎么回事。

    是嬉子湖用自己的血练的药丸,她的血天生拥有非凡的能力,就像天生的药人一样。

    心中心疼嬉子湖,还是乖乖赶紧闭上眼睛运行功法,不一会儿他就听见自己体内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放鞭炮一样。

    许久不曾突破的功法此刻进入晋级状态。

    一旦晋级,哪怕是面对飞羽国那些修炼修真的皇家护卫,寻主也是技高一筹。

    强大的气息从屋子里面散发出来,嬉子湖知道,寻主突破了。

    她很高兴,寻主他越是强大,对自己越有利。

    一连三天,屋子里面强大的气息不断,一只在房间内沉睡的血娘子冲出房顶,来到寻主的屋子面前,不停的嗅着鼻子,可将嬉子湖吓坏了,寻主在突破关键,如果被打破后果不堪设想。

    慌忙戳破手指连续弹出三滴鲜血到血娘子嘴中,血娘子才走到嬉子湖身边安静下来。

    第四天,寻主走出房间,润光焕发,原本看起来四十岁的沧桑大叔,此刻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疤痕的脸变得端正憨厚。

    “寻主真帅!”嬉子湖惊喜的赞叹道。

    寻主面色一红,“多谢主子的药,主子莫打趣属下。”

    “你的脸好了,我们明天就走吧!”嬉子湖说道。

    “湖儿,去哪里带上我!”逍遥雨如同鬼魅一样的出现。

    看着一脸期盼的逍遥雨,嬉子湖点点头。原定三人的队伍一下子变成了五人,血娘子苏醒过了,除了嬉子湖谁也不能将她如何,搞不好会引起她的杀戮,嬉子湖不得不带着她。

    一行人为了避开飞羽国的探子,不让飞羽国从中间作梗,他们是晚上离开的,晚上赶路,白天休息,碰到路上不长眼的直接杀了然后附近掩埋,然后连地上的血土都清理干净。

    一个月的时间,赶到唯一一座与海澜国有来往的城市——清远岛,这是一座独立的岛屿,是飞羽国的边境小岛,人口大约也就三千人,但是个个都是高手。

    岛主飞鹰及其有钱,除了羽皇,他不用听从任何人的命令。在清远岛他就像唯一的皇帝,不过最近他很苦恼,接到羽皇的命令,让他关注前往海澜国的船只,让嬉子湖他们去海澜国,并且将消息送到海澜国。连同消息一道传来的还有嬉子湖的画像,那是一个及其美丽的女人。

    羽皇希望嬉子湖和海澜国起冲突,然后让飞鹰准备好,在嬉子湖和海澜国发生战争之后,等两败俱伤的时候,飞羽国收服海澜国,扩大飞羽国的版图。

    可是,他等了半个月了,也没有见到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