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去海澜国(二)

清远岛的码头开始日夜盘查逃犯。

    嬉子湖等人到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看来羽皇还是得到他们行动的消息。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嬉子湖将自己和血娘子化妆成两位少爷,风度翩翩。周沁雨还是丫鬟的打扮,逍遥雨鼻子被嬉子湖用画画的手法,让他鼻子比原来看起来高出很多,鼻梁挺直像极了海澜国的人,他化妆成姑娘身材高挑纤瘦,模样倒也模样清秀。

    寻主脸型方正,化妆成夫人的模样很有福气,加上他自从突破之后浑身散发着自然的贵气,像极了大宅子内的夫人。

    周沁雨扶着夫人模样打扮的寻主走到检查关口。

    飞鹰拿着画像,看看寻主和周沁雨,一点不像,在看看寻主的脖子,干净光滑雪白,不想伪装的。

    在看看嬉子湖和血娘子打扮的两位少爷,身材高挑,喉结明显吐出,剑眉星眼,长得俊俏,没有一丝一毫的女孩特征。

    目光落到逍遥雨身上,逍遥雨害羞一笑,手帕遮脸,悄悄将一个香囊放入飞鹰的手掌心,并调皮的用手指轻轻的摸了一把飞鹰的手,然后眨巴眨巴眼睛。

    飞鹰相当于清远岛的土皇帝,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过?想眼前这样公开勾引他的,倒还是第一次。

    “不如你留下来陪本岛主?”飞鹰伸手一把抓住逍遥雨的手。

    逍遥雨身体一僵,眼里露出崇拜的神情,赶紧的抢回手中的荷包说道:“见过岛主大人,不知是岛主大人,小女子错了!听说岛主大人品行高洁,宠爱夫人,乃是这清远岛最好的男人!让人崇拜!”

    飞鹰活的像个皇帝,唯一怕的就是羽皇和妻子,他的妻子是皇族的郡主,被赐封公主指婚给飞鹰。这位公主长得美丽功夫高深,身边的护卫更是功夫高深,嫁给飞鹰之后过着宛如皇后的生活。

    飞鹰揣着驸马的身份不敢纳妾,也有不少不怕死的丫鬟企图爬上飞鹰的床,都被那位公主给赐死,消息出去之后,谁也不敢乱爬飞鹰的床。

    公主也是为了飞鹰名声,传出飞鹰宠爱妻子,不纳妾,这话让飞鹰有了好名声。实际情况如何,飞鹰心中明白,当面被姑娘丢荷包,挠手心勾引,当面受到姑娘如此夸赞,飞鹰都快飘了,感觉自己魅力无边,他一脸得意的捏了一把逍遥雨柔软光滑的手说道:“哈哈!算你有眼光!走吧走吧,一会儿船要开了!”

    “是,告辞!”逍遥雨轻轻一拜然后满眼舍不得的转身离去。

    等船开了之后,逍遥雨将那个荷包丢入海中然后洗手。

    “我告诉你啊,嬉子湖,以后有这种勾引人的活儿不要让我干,太恶心了。”逍遥雨一边洗手一边嫌弃的说道。

    “感觉你挺合适的,现在是船上,我们依然要保持小心,估计飞羽国已经将消息传到海澜国,咱们下船怕是要被盘查的。”嬉子湖说道。

    船上很大,上面大概有一百多人加上货物,起码有几十吨的船,在这个时代,算是很了不起的船了。

    几人都是化妆的,因此不太合适出门都卧在船舱狭小的房间内不出门。

    原本以为这样可以平平安安的到达海澜国,那里知晓,逍遥雨勾引飞鹰的一幕落入船上水手的眼中,他们认为逍遥雨水性杨花,可以随便把玩的女子,于是晚上有人试探性的去敲逍遥雨的门。

    寻主和逍遥雨为了嬉子湖的安全就轮流守夜。

    开门的是寻主,他还是夫人的模样打扮。

    “有事?”寻主面色不好,浑身散发着杀人的气息。

    那人本来就是想来碰碰运气,不想这夫人如此下人,顿时不服气起来,在船上,他们才是老大,是条龙也得给他们盘着。

    “这条船是老子的,老子看上你们那位小姐了!”那名男子说道。

    “哦?”寻主仔细的打量了男子一眼说道:“你看上我闺女了?你眼光真的好,我闺女睡了,你等下,我看下我儿子睡了没有,我儿子可是很厉害的,你等下。”寻主关上门,转身回去对逍遥雨说:“船上人看上你了,晚上想和你颠倒龙凤呢。”

    逍遥雨顿时脸黑如锅底,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嬉子湖走过来附耳对逍遥雨说道:“我们对海澜国人生地不熟,这人你将他哄进来,然后喂下他吃了这个,然后我们问什么他就会回答什么。”

    逍遥雨黑着脸接过嬉子湖手中的药丸,转身走到门口打开门。

    门口站着两个男人。

    逍遥雨一副眼神迷离,像是睡觉被人喊醒,看着两个男人问道:“两位大哥,这么晚找本小姐何事?人家都困死了,想睡觉。”

    “你娘没有告诉你,爷就是来陪你睡觉的,小美人!”其中一名男子伸出手去挑逍遥雨的下巴。

    逍遥雨后腿一步,躲开那只轻佻的手,将两人往门内一拉。

    两名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封住穴位,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

    逍遥雨不客气的捏住其中一人的嘴,将手中的药丸喂下。

    药丸入口即化,男子的眼神开始迷离。

    “你叫什么名字?”逍遥雨问道。

    “鲁特。”

    “你是哪个国家的人?”

    “海澜国人!”

    “船上有多少你的同伴?”

    “船上有三十几人是我的同伴。”

    “负责这艘船的船长是谁?他的靠山是谁?”

    “船长叫卞文,是为三王爷做事情的,跑船的业务也是三皇子的。”

    “海澜国有几家这样的船?将你知道的三皇子情况说出来。”嬉子湖问道。

    “跑别国的几个皇子都有船,只有三皇子跑飞羽国,海面往西是二皇子的船队,海南国内是公主的船队。这样的船队大概有十几家,都是皇子和公主的......。”

    鲁特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交代清楚,他旁边的同伙从头听到尾,吓得魂不附体。

    鲁特交代完之后,陷入昏睡。

    “现在该你交代了,要是你交代的不够详细不够真实,我会给你吃下药丸,然后和他一样说,说完也就像他这样,然后我会将你丢入海中,想必,这样的夜晚不会有人在意什么东西落入海中,也不会有人会下海去救你的。”逍遥雨故意扭动腰肢,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这男人面前:“啧啧,刚才胆儿不小呢,现在怎么脸色的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