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各奔东西

周开走后,我们把他家里好好收拾了一下。因为他走的时候,他家的钥匙也没拿,钥匙就由夏冰暂时保管了。这之后的夏冰,还多次来这个房子里坐一坐。她的思念泛滥成灾,却见不了心上人,苦闷可想而知。

    到了六月中旬,我们这届的学生还需要去学校,拿高考试卷答案和各校录取分数汇总录。拿到这两样东西后,回家自己对照答案,评估自己的分数,然后选择适合自己的学校。这时候由于旧校区已经让县党校征用了,我们去的是新校区。

    6月29日早上8点,我们又来到新校区,这次就要填报志愿了。自从半个月前我们拿到高考试卷答案后,我在家大概评估了一下自己的分数,最多400分,上本科已经特别难了。但这事我也没有给杨言蹊说,因为我不太确定给她说了后,她会不会突然翻脸。她倒是打电话问了我两次,每次我都说差不多吧,就在450分上下晃悠。她听了却也没有说啥,只是说最好能在450分以上,这样上本科才有保证。

    那个时候的高考不像现在是先知道成绩再填报志愿,而是对照答案评估成绩,然后再根据各高校录取分数来填报志愿。当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几乎一切已经成了定局。

    这时的新校区,已经全部竣工了,我们这届的人就以班级为单位,坐在学校为下一届高一准备的教室里。班里闹哄哄的,都在说着填志愿的事。何老师则坐在讲台上,微笑着看着我们吵闹了半个小时。

    到了大概九点的时候,何老师道:“大家静一静”,众人随即停止了吵闹。何老师笑道:“过了今天,你们的高中时光就彻底的过去了。今天过后,你们如果再一次来高中校园,就不会在以本校在读学生的身份来了”。郑成豪道:“何老师,也不全是,广信还要在咱们学校复读一年”。胡广信是我们班唯一一个打算复读一年的人,因为他评估了分数后,只有不到三百分,家里人劝他再复读一年,争取考个本科。本来今天他是没必要过来填写志愿的,但以他的话来说,就当给我们送行了。

    何老师笑了笑,道:“广信这之前学习也不怎么用功,接下来复读一年,一定要努力啊”。胡广信大声道:“明年九月份,我会是清华大学的一名新生”。此话一出,引得众人一阵笑声。大家都知道他这是玩笑话,他复读一年只是希望能考个本科。

    笑毕,何老师道:“对于填志愿这个事,我也帮不了你们太多忙。可不管是考上本科还是专科,亦或是以后就不打算上学了,这些都只是人生中的一部分,并无法完全决定你以后的人生精彩与否。在这里我就以一个大哥哥的身份,给你们说几句我也不敢肯定有没有用的感悟。善待自己,也善待他人,心中存善,你不仅会过的开心,而且还会非常轻松。正所谓大道至简,仁者无敌,一个“善”字,足以让你的人生事半功倍。男人最忌狭隘器小,女人最忌尖酸刻薄。虽然你们中的大多数人还得过几年才走入社会,但今日一别,咱们以后虽然还会经常联系,可见面的机会就会比较少了,我就提前说吧。进入社会后,物质方面的追求将会占据你们大部分的时间,说白了,也就是赚钱。但我希望你们每个人,以后都能养成看书的习惯。别小看这个习惯,当学生的时候经常接触书,可能会觉得没什么,可一旦到了社会,物质追求会搞的你精疲力尽、浮躁不安,看书会成为一件奢侈的事。养成看书的习惯,你会一生受益无穷。还有,我再提一点”,说到这笑了笑,续道:“对于书这一块,我比较建议你们看一些历史了、武侠了、或者名人名著,这些都可以,只要是正面的就没问题。但你们以后进入社会,会接触一些励志书籍,这些书的主题思想几乎全是让你如何获得财富的,会让人性变得复杂,对精神提升几乎毫无用处,而且看多了会禁锢自己,甚至在自己一时失败的时候,会迷失方向,怀疑人生。这一类书,我不建议你们看,即使是你想获得财富,我也不建议你们看这种书。这就是我的一些还算符合你们这个年龄段的一些人生感悟,希望能对你们的精神上有所帮助”。说完微笑着看着众人。之后的岁月,每次回忆何老师这段极其朴素的话,才发现,道理简单,要做到,还是会比较难的,特别是“善”这个字。生活中时势所逼,往往把我们大多数人心中的“善”压的喘不过气来,但好在,我们这些人,都还算是独善其身,除了冯道祥私生活方面。

    接下来就是填写志愿了。我因为考的没有达到预期,只得填报专科。而郝文宾高考也没有考好,预估不到550分,考兰州大学有点费劲。不过他了解到西北民族大学距离兰州大学不太远,而且西北民族大学的录取分比兰州大学少的多。所以他的第一志愿填写的兰州大学,第二志愿填的是西北民族大学。后来高考分数下来后,郝文宾的分数确实没有达到兰州大学的录取分,但比西北民族大学的录取分高很多。其实以郝文宾的高考分,即使考不上兰州大学,还可以选择其他的大学,但正是因为小张老师打算考兰州大学的研究生,他才选择了距离兰州大学很近的西北民族大学。

    至于我的志愿,填报哪个学校一时无法定下来,因为我想看看杨言蹊打算考到哪个城市,然后我也填报那个城市。于是给杨言蹊打了个电话,问她打算填报什么大学。杨言蹊说她一会过来我们班。

    到了大概十点的时候,杨言蹊过来我们班了,旁边还跟着宋心蕊。她俩就坐在我和郝文宾后面的位子上,也就是周开和慕清雨的座位上。

    我问道:“言蹊,你打算报哪所学校”。杨言蹊道:“打算报上海大学和苏州大学”。之前杨言蹊一直没有跟我说过打算去哪个城市上大学的事,我因为没有考好,也一直没有问她。

    宋心蕊笑道:“言蹊去上海那边,你也去呗”。我道:“我可能没有考好,之前一直没有好意思给你说,我可能最多考个四百分,只能上个专科”,说完略带尴尬的看着杨言蹊。

    杨言蹊白了我一眼,道:“前两天打电话你不是说能考450分吗”。我道:“那不是怕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嘛,想当面给你说”。杨言蹊道:“咱俩之前是怎么约定的”。我苦笑一声,道:“我这一年已经这么努力了,考成这样我也不想的”。

    杨言蹊微微叹了口气,顿了顿,道:“那你看着办吧”。我听后,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尬笑的看着她,道:“那......那我也报上海那边的大专”。

    宋心蕊见我有些尴尬,笑道:“那就对了,你就报上海那边的大专,到时候离言蹊也近一些”,郝文宾也附和着。我听后笑着看着杨言蹊,杨言蹊“哼”了一声,道:“嘴里没一句实话”,说完把脸侧向一边,不再看我。

    我看到杨言蹊那样,心里突然有了气。自从刚刚听到我说只能考四百分以下,她就没有给过我好脸,还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

    我道:“那你刚才说我看着办什么意思”,语气甚是有些无畏。杨言蹊道:“你说什么意思,你想考哪个大专就考哪个,问我干啥”。我一听,刚想发作,随即想到一年前她说如果我考不上本科,就跟我分手,于是平静的道:“那好吧”,说完转回了身子,不再看向她俩,随手翻着那本学校名录。

    宋心蕊见状,道:“言蹊,你怎么......这样说话”。杨言蹊道:“之前说好了的,那就按说好了的做”,她说完就起身走出了我们班,宋心蕊和郝文宾叫了她两声,见她不回头,宋心蕊叹了口气,走到了郑成豪座位旁。

    杨言蹊走后,郝文宾叹了口气,道:“怎么回事,难道她一年前说的那个不是开玩笑的”。我左手撑着头部,摩挲着额头,道:“我也没有想到,既然这样了,也没有办法”。郝文宾道:“要不你找她再说说”。我摇了摇头,道:“已经如此了,算了吧,再说了,这事是我和她一年前就说好的”。

    话虽如此说,心里却是如刀割般痛。说实话,我本来以为一年前的约定也只是杨言蹊为了激励我好好学习,谁能想到她来真的,而且话说的那么决绝。

    就在我回忆一年前跟她的约定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杨言蹊打来的。我心里一颤,接了起来,却冷冷的道:“还有啥事呀”。杨言蹊道:“来中间楼梯口”,说完就挂了。

    我到了楼梯口,见杨言蹊独自一人在那。我道:“还有啥事找我呀”,语气很是无所谓。杨言蹊听后偏头面无表情的盯着我,盯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和她目光接触,缓缓的低下了头。片刻后,我抬头发现她还在盯着我。

    经过刚才的事,她这样盯着我使得我有些不自在,于是掩饰尴尬的“呵呵”笑了笑,道:“什么事呀”。杨言蹊听后笑着白了我一眼,道:“你说什么事”。我苦笑一声,道:“是你叫我出来的,怎么......”,本来想说“怎么成了我有事了”,转念一想,这样又会引起不必要的争执,随即住口了。

    杨言蹊道:“看把你能的,我找你!是不是我不找你的话,你也不会找我”。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随即“噗嗤”一声,道:“怎么会”。

    杨言蹊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没考上本科,怎么办”。我心想,这叫我出来又说这事,于是有些心灰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谁知我说完后,杨言蹊“哼”了一声,道:“看来你一点都不在乎我”。我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道:“这......这可冤枉我了”。杨言蹊道:“一点都不冤。你看,你刚才说,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万一我要是说分手呢”。

    我听后,脑子突然反应不过来了。你要是说分手,那证明你不在乎我,怎么成了我不在乎你了。于是苦笑一声,道:“你说啥都有理,那要不我说怎么办吧”。杨言蹊“切”了一声,道:“你想得美”。我无奈笑道:“好好好,你说怎么办吧”。

    杨言蹊白了我一眼,顿了顿,若有所思道:“郑明,你还记得咱俩啥时候认识的吗”。我道:“前年十月份萧成家酒店KTV认识的呀,怎么了”。杨言蹊道:“那你有没有觉得咱俩认识没有多久,关系......进展就特别快,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脑子快速回忆了一下过往,我跟她是前年十月中旬认识的,紧接着因为关瑞与我和郑成豪发生冲突,我和郑成豪挂了彩。然后张胖子、冯道祥、陆靖三人用矿泉水瓶子诬陷关瑞,她那天晚上几乎知道所有的内情,却显得很是高兴,那时候我几乎就可以认定她对我的印象很好,对我也是一点都不反感,而且还若有若无的撩拨我。那个时候我俩才认识不到一周。接下来的岁月,我和她虽然有一些小摩擦,但每次都是她主动联系的我。至于这一点,事发时的我还有些沾沾自喜,甚至觉得以杨言蹊这样的人,不乏追求者,却对我很是贴心,让我有了自己命好的感觉。特别是后来跟王浩峰他们发生冲突的时候,她不止一次的拉住我的手臂,满脸关心的表情,让我此刻想起更是感动。

    我不知不觉的回忆起了从前,连杨言蹊又说了什么我都没有留意。回过神道:“你刚才说什么”。杨言蹊道:“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迷”,原来杨言蹊刚才就跟我说了这几个字。

    我摸了摸后颈,道:“没想啥,就是觉得高中过的好快”。杨言蹊道:“你知道为什么吗”。我道:“因为有你呀”。我这么说并不是想开玩笑,而是因为刚才的回忆有感而发。

    杨言蹊无奈的深深吸了口气,道:“我是说,你知道为什么当时咱俩的关系发展的那么快吗”。我笑了笑,原来自己理解错了,道:“我也不知道,因为啥呀。可能咱俩脾气对眼吧”。

    杨言蹊道:“把你美的。我告诉你吧。你还记得前年七月份放暑假的时候,你在百货大楼旁边扶起过一个收废品的吗”。

    杨言蹊说完,我也记起,前年暑假,高一刚刚结束,我和张胖子、陆靖他们还不认识。那时候我们县街上还有游戏厅,我和一个初中的同学相约去游戏厅打拳皇。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从游戏厅步行回家,路过百货大楼附近的时候,遇见一个收废品的男子躺在马路牙子上,旁边的三轮自行车翻着,车上的纸箱瓶罐撒了一地。当时这个男子可能腿摔疼了,在地上揉着腿,嘴里喊着疼,半天站不起来。当时周围有围观的数人在议论着这个男子。我见状上前安慰了几句,想扶他起来,他说得缓缓。随后那个男子在地上又坐了大概一分钟,才缓缓站起来,去收拾他的三轮自行车和废品,我也跟着帮忙收拾。干活的时候闲聊才知道,他是骑着三轮自行车上马路牙子,一不小心侧翻了。其实这件事很小,当时我虽然是第一个上前帮忙的,但随即也有几个人加入了帮忙的行列。

    我道:“是有这事,你怎么知道的”,心想难道她当时看见了。杨言蹊道:“当时我也在现场”。我“哦”了一声,得意的道:“小事,助人为乐嘛,小的时候老师就有教过。不过话说回来,你当时在场,怎么不上去帮忙呢。唉,幼儿园没有好好学”,说着用食指虚空点着她。

    杨言蹊“噗嗤”一声,道:“可能你那时候没有发现,你第一个上前帮忙后,不是有好几个人也上前帮忙了嘛,其中就有我”。

    杨言蹊说完,我惊讶道:“原来你也在。当天太热了,帮人家收拾好后,我就赶紧走了,我真没有注意到你”。我当时确实没有主意帮忙的人中有杨言蹊,再加上翻车的地方就旁边一棵树,阴凉地很少,热的满头大汗,甚是狼狈,所以帮完忙后,我就匆匆走了。

    杨言蹊笑了笑,道:“我知道,当时你满头大汗的,收拾完后,都没有跟人家打招呼,就走了”。我听后童心大盛,开玩笑道:“是啊,当时怎么没有跟你打个招呼呀,就算挑逗一下也是好的”。

    杨言蹊听后又“噗嗤”笑了,道:“你知道我说的人家是谁,咱俩那时候又不认识”,说到这顿了一顿,续道:“其实当时我认出你跟我是一个学校的了。后来,上了高二,你们在食堂帮陈强接触心蕊。那天因为我爸来学校看我,我就没有跟心蕊她们一起吃饭,但那件事发生的过程我全都看到了,并且一眼就认出了你......”。

    杨言蹊说到这,我打断道:“不对呀,我记得咱俩在ktv认识的时候,心蕊和我、文宾讲这事的时候,你还装作不知的样子,听的津津有味的”。杨言蹊轻笑一声,道:“咱俩那时候刚认识,我不得找点话题呀,再说了,你哪知道心蕊那天不是帮着我演戏来的”。

    我恍然大悟。杨言蹊续道:“那天过后没几天,你们相约去陈风家玩,我本来也想去,但还是打算先让心蕊观察观察你,提前帮我长长眼。再后来,就是心蕊约大家唱歌,咱们才认识了”。我道:“那次心蕊提议唱歌不会也是你的主意吧”。杨言蹊道:“也不全是,心蕊确实是想多跟成豪接触,我也只是搭个顺风车”,说到这笑了笑,又道:“说实话,是我主动想认识你的”,说完略带腼腆的看了看我。

    我这时候才想清楚了之前的一些事。在KTV跟她认识的时候,虽然众人起哄,但她一点也不反感。还有后来诬陷关瑞的那个晚上,众人走后,她对我说的那些话,当时有怀疑她是以挑逗的方式暗示我,现在看来我的怀疑是对的。

    我听后得意的笑了笑,打趣道:“这么说的话,原来从精神层面上讲,是你追的我呀”。杨言蹊轻蔑的“切”了一声,道:“现在得意了,我告诉你,就算是我追的你,但那也只是以前,往后咱俩怎么回事还不一定呢”。

    我摆出一副无赖的表情道:“那必然是百年好合,儿女成群了”。杨言蹊听后娇嗔的打了我两下,然后一本正经道:“你还记得去年暑假前,咱们跟何老师在老青山下扎营,何老师给咱们说的他的故事吗”。

    我点头道:“记得,怎么了”。杨言蹊轻“哼”了两声,道:“咱俩要不也这样吧”。我没有明白她说的“这样吧”是什么,于是道:“咱们要咋样呀”。

    杨言蹊道:“我本科四年,你大专三年,咱俩就别在一个城市上学了。我比你晚毕业一年,等我毕业的时候,如果你没有交女朋友,我也没有男朋友,那咱俩就考虑结婚。你......”。我急着打断道:“这怎么能行,你长这么好看,到时候要是没人追你我肯定不相信的,你这样明显是要跟我分手”。杨言蹊道:“你先听我说完。你放心,我肯定在你找到女朋友以后才会考虑谈恋爱,所以,以后你要是有女朋友了,一定给我说。还有,不要骗我”。我苦笑一声,道:“你这是为难人,以后咱俩天天又见不着,别人追你,你多难为情,你......你.......”。杨言蹊道:“我说了,我会在你找到女朋友后才考虑谈恋爱,在这之前我肯定扛得住别人的追求”。

    说到这,我有些心灰意冷,感觉杨言蹊就是找了个分手的理由,她长的那么漂亮,脾气也不错,还爱开玩笑,以后追求她的男生肯定不在少数。其实对于以后上了大学我俩会怎样的问题,我之前是想过的,但我和她学习成绩差距太大,要考上同一所大学几乎不可能,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语气沉重的道:“你是不是想跟我分手,所以才找这个借口”。杨言蹊听后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道:“你想哪去了,我要跟你分手,我直接给你发个短信就可以了,有必要跟你说这么多吗”。后来,这句话可谓是极有预测性,她就是以一条短信中断了我俩的感情。

    我一想也对,没必要这么麻烦。顿了顿,于是道:“那也就是说,看咱俩以后谁能经得起诱惑了呗”。杨言蹊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撮了一下嘴,道:“我咋觉得风险很大,你这是在考验人性”。杨言蹊道:“对,我就是在考验人性。咱俩在高中就谈恋爱,算是比较早了。如果以后的四年都不能把彼此放在最重要的位置,那还不如现在分手呢,何必在心上带一个枷锁上大学。希望我没有看错人吧”。杨言蹊说到这我才真正确定她说的是肺腑之言,并不是想现在跟我分手。

    我点了点头,道:“你说你都想好了,那你刚才还在教室当着文宾和心蕊的面跟我发脾气”。杨言蹊听后抬脚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娇嗔道:“我为什么不能发脾气,谁让你前几天骗我的,你说你能考450分,现在呢,又成了最多四百分”,说到这,收起撒娇的表情,有些委屈的又道:“以后上了大学,咱俩见面机会就少了,你要是骗我,我也只能相信呀。比方说,你以后交往了女朋友,却骗我说没有女朋友,我能怎么办呀”。

    我不过脑子的直接道:“你放心,到时候我肯定不骗你”。杨言蹊咬了咬嘴唇,面目有些狰狞的盯着我,我这时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抬手拍着自己的嘴巴,改口道:“呸呸呸,我怎么会新交女朋友,我有女朋友呀,就是你杨言蹊”,说完用有些心虚的表情看着她。

    杨言蹊“哼”了一声,转回身子,双臂交叉于胸前,一脸严肃道:“心里怎么想,嘴上才会怎么说”,说到这转头看着我,摇头道:“我非常怀疑你的忠诚度”。我也学着她摇头道:“我也非常怀疑你的忠诚度”。

    杨言蹊见状,又“哼”了一声,然后“噗”的笑了,点头道:“那咱就走着瞧”。我也点头道:“那咱就走着瞧”。两人随即都笑了起来。

    那天填过志愿后,何老师请大家在萧成家酒店吃了个饭,除了我们班的人外,还有杨言蹊、宋心蕊、朱琳三个其他班的人。在吃饭的时候,何老师宣布他从学校辞职了,并且已经受聘于山东大学数学研究所。对于这件事,何老师还说,这也是为了明年三月份跟他女朋友见面,不管有没有可能复合,他以后会定居于济南。

    接下来就是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日子。杨言蹊如愿拿到上海大学新闻系的录取通知书。张胖子高考也没考好,拿到了河南洛阳一所大专的录取通知书。陆靖高考超常发挥,全班第一,年级前二十,拿到了华南理工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冯道祥拿到了河南大学法律系的录取通知书。赵芳琼拿到了省农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专业是畜牧管理,当时填写志愿的时候,我们就很是惊讶,可赵芳琼还是执意报了这所大学,并且还是畜牧管理专业。孙晓拿到了中国矿业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的录取通知书。郝文宾兰州大学确实如他所料,没有考上,但拿到了西北民族大学文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常千锐拿到了中国政法大学政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夏冰本来和宋心蕊要相约报考师范学校,可后来夏冰变卦了,她考到了云南的昆明理工大学,专业是建筑设计。后来才知道,是第一次联系上周开的时候,周开在云南昆明,所以她报考了昆明的学校。

    宋心蕊拿到了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的录取通知书。朱琳拿到了中国传媒大学电视编导专业的录取通知书。王信拿到了石家庄一所大专的录取通知书。

    王祥高考也考的很是不错,考上了大连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王娜拿到了安徽芜湖一所大专的录取通知书。萧成由他家里人运作,是到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留学。李飞和李翔兄弟俩不念大学了,而是到蓝翔学技能,一个学厨师,一个学习挖掘机。陈强考的比较远,考到了海口的一所大专。我和郑成豪拿到了西安的同一所大专的录取通知书,但不是一个专业。其他人就不一一说了。因为我大专没有学到什么有用的专业知识,在我狭隘的印象当中,大专的专业好像都不太精,所以考上大专的同学我就没有写专业和学校名称。

    陈风因为打算当兵,所以虽然拿到了大专录取通知书,但是没有去,暂时在家里待着,直到年底12月份才入伍了。

    很快,到了九月份,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各奔东西开始新的学习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