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漫漫人生(上)

上了大学以后,同学们的联系主要就是电话和网络了。我跟郑成豪是全班唯一在同一所学校的两个人,所以我俩倒是经常可以见面。宋心蕊的学校距离我们学校大概二十公里,在西安来说也不算特别远,所以在大三之前的时候,郑成豪几乎每周都去找宋心蕊,宋心蕊偶尔也来我们学校。当然,那两年两人也少不了颠鸾倒凤。那时候的郑成豪和宋心蕊,甚是甜蜜。而同为恋爱关系的王信和朱琳,却在大学开学后不到一个月就分手了,是朱琳提的。朱琳给的原因很简单,她遇到更好的了。

    我记得在大学的时候,我的话费就用的特别多,因为隔三差五就少不了给杨言蹊打电话。那时候我也没有电脑,都是去网吧上网。为了缓解思念之情,跟杨言蹊网络视频也很是频繁。

    2006年3月份,何老师在网络群里发信息,说已经跟他女朋友复合,并且还配上了两人的合照。这事过后没有几天,何老师又在群里发了两人的婚纱照,还说已经领了证。

    那天看到何老师的婚纱照,我给杨言蹊发了一条信息,说何老师夫妇俩的今天就是咱俩的明天。杨言蹊回过信息来,说那要看你是不是王八蛋。我看后笑了笑,心里却越发甜蜜。

    大一很快就要过完了,在暑假前夕,萧成给我和郑成豪、张胖子、陆靖、冯道祥五个人打了个电话。说他回国了,现在满洲里,让我们放暑假后也去满洲里,然后去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喝酒吃烤羊。我们五个听后都欣然答应,唯独冯道祥说已经跟他新交的女朋友约好,要出去旅游,来不了。还有,我们奇怪的是陆靖说他从老家出发,因为他已经回老家快半个月了。我们问他是不是放暑假了。他说没有,等见面再说吧。

    好在我们学校和张胖子的学校放暑假时间只差一天,所以我们四个约定了同一天到达满洲里。当天晚上,萧成带我们领略了一下满洲里的酒吧风情。满洲里因为靠近俄罗斯,当地有很多俄罗斯人,并且酒吧里也有很多俄罗斯男女。因为我们打算第二天就要去草原上的蒙古包喝酒,所以当天晚上就没有喝酒,只是看了看俄罗斯美女。

    第二天,吃过早餐后不到八点,萧成开车,我们五个就像呼伦贝尔草原进发。满洲里距离呼伦贝尔草原不太远,车开出不远就可以看到草原,但到我们的目的地还有些距离。

    到了大概上午十一点,我们到达目的地附近的镇上,蒙古族牧民阿木尔已经在镇上等我们了。这个阿木尔,萧成是认识的,专门做蒙古包体验旅游的,但也只是接一些小团,人太多的话就接待不了了。之前萧成父亲公司的员工去草原蒙古包游玩,跟阿木尔有过接触,但萧成这也是第二次见阿木尔,我们这次过来,是萧成父亲联系的阿木尔。因为草原上不让开车,我们得把车停在镇上,然后坐上马车去到草原深处的蒙古包。

    下午的时候,我们在阿木尔的带领下,在蒙古包附近看了看辽阔的草原,并且还骑了马。正值六月底,草原上草长盛绿,我们四个都是第一次见草原,玩的甚是开心,心情也极是舒畅。

    当天晚上,阿木尔为我们五个准备了半只烤羊。我们来的时候带了一箱白酒,三箱啤酒,可谓是酒肉丰盛。

    阿木尔热情好客,为人也极是爽快,大大咧咧的,所以跟我们很谈得来,于是也坐下了陪我们喝酒。蒙古族人酒量极好,而且喝的很快,他不一会就喝了一瓶半的白酒,却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直把我们四个看懵了,萧成因为见过蒙古族人的酒量,所以不以为然。阿木尔把两瓶酒喝完后,她媳妇催他修羊圈,他无奈,只得失陪去干活了。

    我们五个因为环境所致,酒喝的也甚是畅快。喝到微醺时,郑成豪问道:“老陆,我就搞不懂了,凭啥你们学院副院长让你当兵,你就要去当兵”。昨天我们一见面,陆靖就说他可能要当兵了,我们昨天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们学院的副院长让他去的。我们又问他凭什么让你去当兵。陆靖只是说副院长以前就是从部队退下来的,觉得他适合当兵。当时听了他的回答,我们都觉得理由不太让人信服,但昨晚酒吧灯红酒绿的,也就没有再深问下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网上流传了九八年印尼排华事件的照片和内容,照片极是残忍血腥。五月初的一天,当陆靖在宿舍上网时无意中浏览了这样的帖子的时候,顿时就心生愤怒,怒发冲冠,独自一人就跑到了留学生宿舍里,找到印尼留学生的其中一间宿舍,一个人把三个人打了,并且还把其中一个印尼留学生的鼻梁骨打骨折了。

    这事发生后,很快就惊动了印尼驻广州领事馆,学校也很重视。陆靖因为故意伤人也被警察暂时拘留了。因为印尼领事馆的介入,当时学校领导的主流意见是开除陆靖,但唯独陆靖所在学院的副院长在了解了情况后,对陆靖的行为赞同多过反对。那个副院长在出面安抚了三个印尼学生后,并且为陆靖办理了取保候审。

    因为考虑到如果开除学籍对陆靖以后的人生非常不利,这个副院长最后给学校提了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就是以把陆靖的档案调走的名义让陆靖离开学校,而不是开除陆靖,但对外宣称是把陆靖开除了。

    这个副院长以前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可能是军人性格的他在了解了陆靖打人的原因后,对陆靖的性格极为赞赏。而至于把陆靖的档案调向何处,这个副院长也有打算,就是他之前的老部队里。因为这个副院长觉得陆靖非常适合当兵,而且陆靖学习成绩优异,长的人高马大,结实如牛,并且学的专业是电子工程,很是符合现代部队对于兵员的要求期望,也符合国家鼓励大学生入伍的条件。

    陆靖说完自己要当兵的原因,吐了吐酒气,道:“这事说起来,也算副院长帮了我了。不过想想也挺可惜的,高三苦学了一年,高考也考的不错,这个学校我也挺喜欢的,这往后也念不了了”。

    张胖子道:“那有没有说啥时候去部队呀”。陆靖道:“我已经体检过了,可能就这一个月内吧,因为副院长的那个老部队以前就经常希望副院长推荐在校学生入伍,所以我这肯定是要去部队的。副院长说我电子工程专业学的不错,应该会是特招入伍”。陆靖本来是极其好动爱玩的,可自从上了大学后,平时在网络群里话也不多。年初正月里聚餐的时候,问他平时怎么不在群里说话。他的回答是学习,说他极是喜欢电子工程这个专业。果不其然,这个学期初的时候,因为他学习成绩优秀,还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

    陆靖在学校打架的事还有后续,我们是在四年多以后才知道的。当时学校里对于陆靖的行为,赞赏的不止副院长一个人,还有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在陆靖取保候审后,主动认识了陆靖,但当时的陆靖有些心灰,对感情的事一时顾不过来。两人在学校相当于女追男了不到一个月,一直到六月初陆靖法律上的事解决了,学校迫于压力,也让他离开学校了。而陆靖离开学校的时候却对那个女孩是不告而别。对于陆靖的事,有时间我会另起一作详细说明。

    当天的酒我们喝到凌晨二点才进了蒙古包睡觉。在我的印象中,那次的草原喝酒算是我这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喝的最爽快的一次酒。我们聊了很多,聊郑成豪和宋心蕊的感情,聊张胖子的逗比大学室友,聊萧成在俄罗斯的学习情况。聊到我和杨言蹊的时候,当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张胖子怂恿我给杨言蹊打个电话,我没有打,谁知这厮拿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杨言蹊的电话,并且开了免提。

    电话接通后,那一声“喂,张班长什么事呀”,明显能感觉到杨言蹊是入睡被吵醒了,话声中略带无力和不悦。张胖子这货第一句话就是:“郑明说他这辈子非你不娶”。杨言蹊“切”了一声,道:“他想得美”。谁知杨言蹊刚说完,他们四个就起哄说我刚才说过那句话,后来杨言蹊来了一句:“我才不信呐,你们肯定是在骗我”。

    这句话一下让他们四个找到了漏洞,一致要求我现在再跟杨言蹊表白一下。我因为借着酒劲,再加上被他们怂恿,于是豪气丛生的大声在空旷的草原上喊道:“杨言蹊,我爱你,我这辈子非你不娶”,一直喊了五、六遍。

    在这种情况下,杨言蹊也不知道说啥,只是甜甜的笑了两声,可那四个还是不放过,一直拿我俩打趣,最后使得杨言蹊撂下一句:“我睡觉了,你们好好玩,少喝点酒”,就把电话挂了。

    我们在满洲里和呼伦贝尔玩了大概一周,五个人一起回了老家。到了老家没有几天,陆靖入伍的时间就定了。我们打算在萧成家酒店给陆靖送行。

    那天班里来了很多人,几乎在老家的同学都过来了,杨言蹊和朱琳都过来了,宋心蕊因为和家里人去了省城,没有赶回来,所以没到。小张老师也过来了,她自从去年我们这届毕业后,这一年来都在忙考研的事,好在她考上了兰州大学敦煌学的研究生,九月份就要入学了。当然,因为很多人好久都没有见了,这顿饭也算是同学聚会了。

    酒饭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大家就以聊天为主了。当聊到我们第一次去陈风家玩的时候,张胖子笑呵呵的道:“我记得当时成豪表白夏冰,把小冰给吓的”,说完“哈哈”笑了两声。郑成豪之前喜欢夏冰这事众人皆知,而且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再加上现在宋心蕊和郑成豪是恋爱关系,并且宋心蕊今天还不在现场,而夏冰的心也全放在了周开身上,所以即使张胖子现在以开玩笑的口吻重新谈起这事,夏冰也早已释怀了。

    夏冰听后淡淡的一笑,道:“当时我什么都不懂,他突然对我说那些话,我都愣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其实我本来说完“对不起”后,我想说的是我现在不考虑这种事,可我紧张的就跑掉了”,说完看着众人笑了笑。

    郑成豪却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当时我因为环境所致,就鼓起勇气告白了,其实......其实当时我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就想试一下能成最好,成不了那也没办法”。说到这拿起酒杯道:“都过去了,来,走一个”,众人见状笑了笑,纷纷拿起酒杯跟他喝了一个。

    我记得陆靖当兵走的那天是2006年7月20日。就这样,我们班出了两个军人,除了陆靖,还有一个是陈风,陈风已经于去年年底入伍。

    上了大二后,在十.一国庆放假的时候,我没有回老家,而是去了上海看杨言蹊。其实说心里话,当时去上海看杨言蹊的目的极其不单纯。虽然之前也经常跟杨言蹊开一些似黄非黄的玩笑,但两人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那时候血气方刚,再加上跟杨言蹊异地恋,身体和情感都需要宣泄,所以这次我才对杨言蹊说要去上海看她,顺便在上海逛一逛。她也没有反对,但讽刺的说了一句“你心里怎么想的我难道不知道吗,你要想来玩就玩吧,但那事没戏”。我心想,到时候粘着她,就由不得她了。于是毅然来到了上海。

    到了上海后,杨言蹊已经替我定好学校旁边的宾馆。那几天,倒是跟她转了上海不少热闹的地方,去外滩看过夜景,在城隍庙吃过小吃,也坐了黄浦江的观光船,并且还陪她去上海戏剧学院转了转......。但每天都是她回学校宿舍住,留我一个人住宾馆。她话说的很明白,现在没戏,等她大学毕业了以后再说。还说我再这样,她就不高兴了。我也无法,只得这样。

    从上海回到西安的学校后,宿舍里其他人知道我假期去上海看女朋友了,都打趣说免不了身体阳气受损吧,我只得苦笑不说话。

    到了十二月初的时候,宿舍老三的女朋友过生日,老三要给他女朋友庆祝一下,我们因为跟他女朋友也比较熟,所以也应邀参加了生日宴。

    当天去的人不多,除了我们宿舍八个人外,还有老三女朋友的五个闺蜜。当时在酒桌上,因为老三女朋友的其中一个闺蜜长的虽然不是特别好看,但却很有气质,我就忍不住一直看她。其实当时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皮囊好看,很养眼,当艺术品在看。

    饭桌上闲聊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女孩叫高飒,是隔壁学校的,跟我们学校真的只有一墙之隔,是老三女朋友的高中同学。

    可能我看的频率有些过了,宿舍老五就打趣道:“老六,你这怎么老看人家高飒美女呀,不会你小子想来第二春吧”。我在宿舍排行老六。

    众人听后都笑了,高飒也爽朗的笑了笑。老三女朋友平时甚是健谈,见状道:“别看我们老高长的漂亮,现在可没有男朋友,你们要是谁有想法就趁早,别到时候便宜了别人”,说到这对老三道:“你除外”。众人听后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高飒伸手轻轻打了老三女朋友一下,道:“胡说啥呢”,说完看了看众人,最后把眼光在我身上定了片刻,随即缓缓低下了头。

    谁知最爱开玩笑的宿舍老七笑道:“要不这样吧高飒美女,你把你的手机号公布出来,我们记下了,如果以后碰到比我们七个更好的英俊男子,一定联系你,介绍给你。可如果碰不上这样的人,那你就委屈一下,从我们七个里面挑一个。还有,如果你不介意丽华的情绪的话,从我们八个里面挑一个也行”。老七话里的“丽华”是老三女朋友的名字。

    众人听后又是一阵哄笑。其实老七的话后面几乎都是玩笑话,已经把公布手机号的事给淹没了,但高飒还是道:“那好啊,公布就公布,不过你们也得把你们的手机号公布出来,这样才公平”。这种事男生当然无所谓了,于是众人纷纷和高飒互留了电话。

    那天过后,其他人对高飒倒是没有什么感觉,除了我和宿舍老二。老二是属于那种一见钟情,喜欢上高飒了。我是觉得高飒是那种很耐看的女孩,但要说对她有没有情爱之意,那也不是一点没有,不过还是欣赏大过钦慕。

    不过宿舍老二在第二天就约高飒出来吃饭了,紧接着又约了逛街,还约了看电影,一星期之内就约了高飒三次。不过高飒每次出来都不是一个人,特别是看电影那次,高飒叫了六个女同学,而且每次都坚决AA制,搞的宿舍老二不到十天就没有太大信心了。到了十二月下旬,老二就告白被拒了。

    到了2007年1月初的一天,我和宿舍老大和老七在网吧上网。老七在玩网游。老大找到了一个色情网站,于是我和老大在看色情电影。看的正起劲的时候,发现本来空着的对面电脑前坐了一个人,是高飒。两个学校就一墙之隔,而学校门口的商业区从我们学校门口连绵到她学校门口,所以这些网吧里坐的学生几乎都是我们两个学校的。我心里一颤,随即觉得她应该不知道我和老大在看什么东西,因为她的座位比我的座位靠近网吧门口。

    但我还是把色情视频关了,摘下了耳机,随便打开了一个门户网站,但还是时不时的看向她。看她不是因为刚刚看色情电影心虚,而是就喜欢看她的气质。

    就在我刚看了她没几眼,她就发现了我,对我微微一笑,摘下耳机,道:“你也在这,我都没有发现你”。我“哦”了两声,笑道:“是啊,好巧啊”。老大这时也发现了对面的高飒,随即也把色情电影关了。

    过不多时,高飒随手胡乱按着键盘,自言自语道:“这电脑怎么回事呀”,说完起身拿着上网卡走到了我们这一排,在我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当时网络小说“鬼吹灯”在网上极火。这时我已经关掉门户网站,在追看这部小说了。高飒坐下后,对我道:“看什么呢”。我道:“鬼吹灯,写的挺好的”。高飒道:“鬼呀,这我可不敢看”。我道:“也不是鬼,就是写盗墓的,挺有意思的”。高飒道:“不恐怖吧”。我道:“也没什么恐怖的”。高飒道:“那你加我QQ,把小说网址发给我,我也看看”。

    就这样,我加了高飒的QQ,把小说网址发给了她。而这一切,都被宿舍老大和老七看在了眼里。说到QQ,我记得当时大学时期,有一种事特别逗,就是当时的QQ打开后,在界面上是可以看到QQ号码的。那时候在网吧如果遇到长的不错的女生,都会找室友过去站在她座位后面,等她打开QQ界面,然后记住QQ号码,把号码交给委托人。宿舍老三认识他女朋友就是用的这个方法。

    当天下午,我和她在网吧看了三个多小时的小说,而老大和老七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借着上厕所的理由提前就走了,然后给我打电话让我拔了他们的上网卡。我见他们走了,我也有些想走,但看着旁边的高飒,又侥幸的觉得看个小说有啥的,又定在了电脑前。

    从网吧出来后,高飒提出要去我们学校食堂吃饭,理由是她学校的食堂的饭不好吃。我只得带她去我们学校食堂吃了个饭。吃完饭后,两人又在我们学校散了会步,一直到晚上八点多,她要回学校了,我见天黑,又步行把她送回她的学校。其实这一切跟谈恋爱差不多了,但当时的心里很是微妙,有些矛盾,有些纠结,还有些欢喜和刺激。

    那天过后,两人熟络了不少,接下来不是我去她学校找她,就是她来我们学校找我。那段时间跟杨言蹊的联系也变得比以前少一些了,而我的内心也隐隐的觉得对不起杨言蹊,因为我确实对高飒动情了,但又不敢把这事给杨言蹊说。

    在纠结与侥幸中,时间到了2007年的5月份。这期间我跟高飒之间的感情发展很快,一起玩遍了西安的各个旅游景点,但两人最后的一张窗户纸还是没有捅破。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感情满溢的想要对她表白,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一直到这天,我终于向她表白了,她也顺理成章的同意了。

    而到了这时候,我和杨言蹊的联系已经到了一星期一次,这并不是说一星期才互相拨一次电话,而是我一星期才主动跟杨言蹊联系一次。杨言蹊却还是跟往常一样,差不多每两天给我打一次电话,但我大多数因为心虚和愧疚而不接,任电话响。当时杨言蹊是有所察觉的,所以在跟高飒表白前跟杨言蹊的两次通话中,杨言蹊都以开玩笑的口吻说“你小子给我老实点”,我两次都是“嘿嘿”一笑,心虚道“你放心”,完全没有以前开玩笑时说话的底气。

    高飒因为和老三女朋友的关系,应该是知道我有女朋友的,但她不说,我也不提这事,心想就先这样吧。当时因为距离的原因,心里是偏向高飒的。而我也用亲身经历证明了一件事,两个人长时间不见确实会冲淡感情。我和高飒的事,郑成豪是知道的,他肯定是不会给宋心蕊说的,更不可能给杨言蹊说。

    当天晚上,我本来提出是去酒店共度一夜,但高飒说她想要把这事告诉她的好朋友,想庆祝一下。但也就是高飒的这个提议,缓了一天,使得我和高飒闪分。

    第二天中午,我收到了一封信,是杨言蹊寄来的。信的内容并不是很长,但我看到了信上纸张遇水干了的痕迹。而信的内容却是字字真心,句句痛心,行行难过。

    郑傻子。近期给你打电话你总是不接的多,我可能已经感觉到了是怎么回事,也希望我的感觉是错的。如果有的话,你可以告诉我的,我可以接受的。

    人们常说,时间会让人淡忘感情,可我偏偏不太信,想要看一看我喜欢的人会不会这样。

    我至今都还记得咱俩第一次在ktv遇见,你看我的眼神,那是我认为世界上最纯洁的眼神,只有爱慕而无欲望,这应该就是最初的爱情吧。

    如果你是因为感情才离开我,我认输。如果你是因为欲望才会移情别恋,我会解脱的,我也知道自己爱错了人。这封信算是我的询问信吧,也算是我对爱情的最后争取。

    信的内容非常短,是用A4纸写的。可我震惊的不仅仅是信上对我内心的询问和信上的眼泪,而是信上遗留的笔痕,而且很明显的能看清上面的大部分字,是满满的近一张A4纸。

    虽然只能看清大部分字,但我却能想像的出到底写了什么。笔痕的内容都是我俩之前美好的事,还有我当时挑逗她的话。比如我曾经输给她,已经累积到十多件,答应替她做的事。我和陈风送了她和赵芳琼一人一双鞋,两个女孩还定了十年之约,后来我还打趣她,说十年后我俩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并且还说了高中的时候,我们和别人打架,她如何担心我......。等等事情,都是我们之前发生过的,基本上都是在回忆之前她和我的感情经历。可这些她都没有成信发给我,而是给我发了这封简短的信。

    当天下午,我一个人躺在宿舍里,也没去上课,想着我和杨言蹊的点点滴滴。整个下午脑子里全是杨言蹊。而一想到高飒,就联系到杨言蹊说的“欲望”的事,我也在心里问自己,我到底有多喜欢高飒,我跟她恋爱的目的纯不纯。内心的回答是,我对高飒是有感觉的,但却是欲望大过爱情,而且从感情来说,肯定没有对杨言蹊的深。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孤独使我喜欢上高飒,但当杨言蹊的感情如利箭一样从上海射过来的时候,一下就把我扎醒了。

    就在我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赵芳琼打来的。赵芳琼跟我通了近二十分钟的电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说话。赵芳琼先是威胁说如果我在感情上对不起杨言蹊,以后也就别拿她当朋友了。接着说杨言蹊是她最好的朋友,我和陈风又亲如兄弟,她觉得她和陈风成一对,我和杨言蹊成一对,也算是一种美好的缘分。最后,她说杨言蹊是喜欢我的,希望我也不要辜负杨言蹊。看来应该是杨言蹊打电话向赵芳琼诉苦,赵芳琼为杨言蹊讨说法而打来的电话。而我在整个通话中,基本上都是“嗯”“对”“好的”之类的简洁回答。

    赵芳琼跟我通了电话后没多久,高飒就打来了电话,说:“我下课了,你打车来我学校接我”。我和她昨天就说好,今天晚上在街上吃过饭,要去开房。其实这时候心里已经做了决定,但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我支支吾吾的轻“嗯”了两声,高飒可能以为我因为要去开房的事而不好意思,于是道:“这......这要去开房是你......提的,你怎么......”。我心里一横,清了清嗓子,道:“高飒,对......对不起,我......”。高飒抢道:“没事,你要是今天不想去,那就以后再去”。我道:“哦,不是那个意思”。高飒道:“那是什么呀”。我道:“咱俩分手吧”。高飒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惊讶道:“你......你说什么,不是开玩笑吧”。我道:“不是开玩笑,咱俩分手吧”。

    高飒冷笑一声,道:“郑明,你开什么玩笑,咱俩昨天才好,你今天就要分手。你把我高飒当什么人了”。我听后有些尴尬,但还是道:“对不起高飒,咱俩分手吧,就当我是一个王八蛋吧”。高飒又冷笑一声,道:“不是,郑明,为什么呀”。

    我顿了一顿,道:“是我没想好,对不起啊”。高飒道:“不可能,咱俩认识都半年了,你不可能没有想好”,说到这像想通什么似的,续道:“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咱俩的事被你女朋友知道了”。我“嗯”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高飒道:“可是郑明,我之前就知道你有女朋友,但又不是老婆,我不在乎,所以我之前也一直不问。你能够跟我好,证明我在你心里比她重要,不是吗”。我心想,她是没有见过杨言蹊,也不知道杨言蹊对我有多好。但还是想把话说的更清楚一些。

    我道:“高飒,其实我追你,目的不太单纯”,说到这叹了口气,视死如归般的续道:“说白了,就是想跟你上床”。觉得这样可以让她觉得我是一个品行上有问题的人,虽然这话有一半是对的。

    我说完后,高飒“哇”的就哭了,道:“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真正的喜欢我吗”。我心里一沉,下定决心道:“没有,就是单纯的荷尔蒙作祟”。高飒听后哭着怒道:“郑明,你就是一个王八蛋”,说完就挂了电话。

    当时跟高飒通完电话后,心里一阵阵的愧疚和些许后悔,但看到放在床上的信后,那一丝丝的后悔也变成了决绝和坚定。但那份愧疚却伴随了我很长时间。

    那时的我虽然心里有不好受,但却觉得轻松了不少。因为中午看了杨言蹊的信后,也没有吃中午饭,感觉肚子都饿了。于是去食堂吃了个饭。

    在食堂饱餐一顿后,有了很大的踏实感。看着食堂广场上有几对情侣在散步谈心,心想,要是杨言蹊现在身边那该多好。那时候心里想的全是爱情,没有一丝丝的青春欲望,只是单纯的想见杨言蹊,听听她的声音。至少我还欠她一个解释。

    我在广场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掏出手机,拨通了杨言蹊的电话。杨言蹊接了后,只听电话那边乱哄哄的。她道:“喂,郑明”。我道:“言蹊,我......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杨言蹊“哦”了一声,道:“你稍等一下,这里有点吵,等我出去”。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只听见电话那头有个女声道:“谁呀言蹊,如果是那个没良心的,不要怕,有我们呐,我们帮你骂他”。我听见这句话,苦笑一声,看来杨言蹊把她的担心对她的同学都说了。

    过了片刻,电话那头也没有了嘈杂声。杨言蹊道:“喂,刚才在食堂,有些吵”。我道:“你在吃饭呀,那你先吃吧,一会咱们再聊”。杨言蹊道:“已经吃完了,本来就要打算离开食堂”。我突然觉得,我俩之间变得客气了。

    我顿了一顿,道:“言蹊,对不起,我......”,说“对不起”的那一刻,觉得自己真像高飒说的,是个王八蛋,今天已经对第二个女孩说对不起了。

    杨言蹊道:“你......你有新女朋友了,恭喜啊”,说完轻轻笑了笑。我道:“不是的言蹊,是差一点有了。我能重新追求你吗”。

    杨言蹊听后“噗嗤”一声,随即“咯咯”的笑了。电话那头一个女声道:“他跟你说啥了,看把你高兴的”。杨言蹊没有用话回答那个女生,而是对我道:“所有的事情如实招来”,说完又笑了一声。紧接着又传来女声:“对,让他如实招来,有一点隐瞒都不原谅他”。听见那个女声的话和态度,我才觉起,杨言蹊之前跟他们倾诉的时候,应该很是悲伤,才让她的同学如此愤愤不平。

    我于是把和高飒的事情对杨言蹊说了,没有丝毫隐瞒,只是很多细节没有顾上说。仅是和高飒的事就说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这期间杨言蹊只是简单的回应,也不打断我的叙述。

    等我叙述完了,杨言蹊问道:“你俩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吗”。我不由自主的伸出三根手指,道:“我可以发誓的,没有”,说到这撮了一下嘴,续道:“其实就差一点,要不是她昨晚想庆祝一下而跟朋友吃饭,那就......”。杨言蹊“哼”了一声,道:“还好没有,要是有的话,你在求我复合,我一定学何老师的女朋友,凉你十年,等到了三十岁再说”。杨言蹊如果“哼”的一声,并且语气很是傲娇的话,那就证明她是在以轻松的心情在谈论事情,也就可以说明没什么事了。

    我听到杨言蹊说话的语气,笑了笑,道:“你要是学何老师的女朋友,那也行呀,至少何老师跟他女朋友也结婚了”。杨言蹊听后“切”了一声,道:“我可没有何老师女朋友那么宽容”。

    我见杨言蹊已经原谅了我大半,趁热打铁道:“不过咱俩要是十年之后结婚,那就实现不了2013年11月份咱俩孩子会打酱油的梦想了”。杨言蹊“噗嗤”一声,道:“就你贫”。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女声:“这样就原谅他了,你也太好哄了”,话声都是调侃和打趣。杨言蹊对那个女生道:“那还能怎样,就先这样呗”,然后对我道:“不跟你聊了啊,她们一直拿我开涮。但是,以后再有这事,别怪我不客气”。我笑了笑,用拍马屁的语气道:“你放心,以后不会了”。

    那天过后,我和杨言蹊又恢复了往常。而高飒那边,我跟她细细谈过一次后,她也理解了我。不过高飒不像杨言蹊那样重感情,喜欢心里装事。没多久,高飒就交往了男朋友。而我和她在之后的大学生涯里,几乎就不怎么联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