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赤子之心

我也不想打车,顶着烈日,就向家步行而去,心里即甜蜜又担忧。甜蜜的是杨言蹊终于答应做我女朋友了,担忧的却是之后一年的学校生活,难免会像这个学期的郝文宾一样枯燥的埋头苦读,早知道这样,今年年初就应该和郝文宾一起好好学习了。

    回到家就差不多快下午三点了。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之前高一和高二的书都找了出来,坐在书桌前,分析着自己的学习情况。语文满分150,一般都能考110分以上,这算是我最不担心的一科了,但这水平也只是大多数学生具备的,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虽然语文水平会有高低之分,但大多数人都有个底线,如果在这个底线画条杠,那就是100分。数学、化学、生物三科,可谓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自从上了高中后,这三科就没有及格过。物理倒是还可以,每次考试都能考个70分以上,偶尔发挥的好了,还能考个小90分。英语就别提了,从初一下半学期开始,我就没有听懂过英语课,也就是说,我这英语水平比大多数初一学生还差,但好在英语考试的时候,选择题非常多,满分150分,大多数情况下都能蒙个四、五十分。看着书桌上整理出来的书籍,不自禁的一阵阵叹息,都不知道从哪开始复习。

    这时,我手机响了,是张胖子打过来的。我以为张胖子又要叫我晚上啤酒撸串,接通后,先道:“不会今晚又要喝吧”。张胖子“嘿嘿”笑了两声,道:“喝个屁呢,刚刚言蹊姑娘给我打电话,说你俩好上了,还说以后别再叫你出来玩了,要等你考上大学后再说”。我苦笑一声,道:“她这么快就跟你说了,哎呀,哥们这可是向她立了军令状了,必须得考上本科呀”。张胖子“哈哈”笑了数声,道:“你知道言蹊咋给我说的吗”。我道:“咋说的”。张胖子又“嗤”的笑了一声,道:“她说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她就跟你连朋友都不是了,还说让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喜欢她了,可以出来跟我玩”。我苦笑道:“她中午就是这样跟我说的,所以现在哥们已经把高一高二的书找出来了,打算复习了”。张胖子道:“看来还是爱情的力量大呀。你知道吗,她还说,如果我们以后再叫你出去玩,导致你考不上本科,那就是我们耽误你的前程了,还说一会还要给萧成和老冯他们打电话”。我一听,感觉杨言蹊说这话有些过了,忙道:“她这是胡说,哪有这事”。张胖子却道:“唉,我倒感觉言蹊姑娘对你是用情至深,你看,为了你的前途,不惜出面对我们说狠话”,说到这,笑了笑,道:“明啊,你真是个有福的人,放心,兄弟们理解你”。我听后还是害怕张胖子心里有疙瘩,忙道:“没事,她一个女孩,不懂得咱们的关系,她说她的,咱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玩的时候不让她知道就行”,说完“呵呵”一笑。张胖子道:“郑明,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觉得言蹊这么做也有好处,咱们以后高三还是多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苦它一年,考个好学校,这样也算对得起父母。至于这个,等开学了,我给老萧和成豪他们也说说,别在像之前那样天天玩了”。说到这,叹了口气,续道:“哥们可是真羡慕你,找一个这么好的姑娘,现在就能为你的以后着想,真好”。我见张胖子没有因为这事而有怨言,心里也轻松了下来,笑道:“好是好,受累呀”。张胖子打趣道:“你可得了吧,就偷着乐吧。好了,我不耽误你学习了,好好学,化学不会的给我电话”。说完就挂了。

    我刚挂了电话不到五分钟,冯道祥就打来了,冯道祥和张胖子不一样,不说那些大道理,而是嘲讽了我一顿,但心态倒是和张胖子无二。冯道祥的电话挂了没多久,萧成也打来了,他正好和陆靖在一起。他俩说的话倒是和张胖子有点像,后来才知道,他俩是打我电话占线,先跟张胖子通了个电话。

    看来杨言蹊应该只给他们四人打了个招呼,郑成豪和陈风可能是因为宋心蕊和赵芳琼的关系,不太好说这些。郝文宾学习很用功,她应该不怎么担心。陈强和周开不爱攒局,应该也没什么事。

    之后的近半个月,倒是没有出去玩,整天待在家里。当然也不是一直学习,只是下午学个两三个小时,但还是能明显感觉出肚里的东西在慢慢变多。

    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已经开学了,当天我在宿舍整理完东西后,跟众人一起刚到教室,自习课铃都还没响,杨言蹊就发来短信,内容只有四个字“好好学习”。我苦笑一声,也不敢把话回的太满,只回道“好的”。

    自习课课铃刚响,班主任何老师就走进了教室,笑着对众人道:“暑假大家玩的还好吧”。众人纷纷道:“挺好的”。何老师环顾了一下众人,道:“这也高三了,还有九个月大家就要高考了。虽然我个人对于应试教育是嗤之以鼻的,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你们的父母都是希望你们能够考上一个好的大学的,你们为了自己的父母,也应该苦一苦,至少这之后的九个月得苦一下,毕竟能考上一个好大学也是一件可喜的事。当然了,也要学会劳逸结合,别把自己绷得太紧了。大家都知道,我对数学和物理都懂一些,以后大家除了数学,物理上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找我,我可能也会帮上忙,这个我跟你们物理老师打过招呼了”。何老师对数学和物理都很精通,但之前我们物理上的问题,他还是建议先找物理老师,免得物理老师误会。可能现在高三了,时间比较紧张,他才跟物理老师说了一下,以方便同学们更省时的受教解惑。

    九点半下了自习后,明显感觉回宿舍的同学变少了,虽然这只是开学第一天。我也没有回宿舍,而是在教室继续学习。郝文宾见状也是有些奇怪,打趣道:“看来何老师的话起作用了,连你也用功起来了”。我笑了笑,简单把杨言蹊给我说得那些话给他说了,他竖起拇指,道了一句“牛逼,原来跟何老师没关系”。但到了十点多一点的时候,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还是先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宿舍里也就陈平和陈强两个人在,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愧疚,有些想返回教室继续学习,但随即又想,今天第一天开学,就算了吧,明天多在教室学习一会。而陈平和陈强两人的学习成绩,也是很差,陈平比我差一点点,陈强比我好一点点,但三人的差距不大。

    到了十点半以后,回宿舍的人才渐渐多了起来,到了十一点,大多数人都回了宿舍。张胖子大声道:“这高三了啊,大家都好好学习,往后向郑明看齐就没问题了”。众人听后都哈哈大笑。张胖子道:“你们可别看郑明的成绩现在不咋地,但郑明可是给言蹊姑娘立了军令状的,必须得考上本科的”。陈平“切”了一声,笑道:“我看够呛,他跟我一样,天天除了上课就不在教室待着,反正我是考不上,他能考上”。陈平说这倒是有根据的,因为我俩基本上每次考试都牢牢占据全班倒数前十的名额。

    张胖子还没说话,冯道祥一本正经道:“你有女朋友吗,人家郑明有,人家以后有女朋友管着,肯定能考上”。萧成道:“是啊,言蹊姑娘前一段时间可是给我们说了,不让咱们耽误人家郑明学习”,说完“哈哈”笑了两声。

    陈平道:“咋回事呀”。张胖子于是把暑假杨言蹊给他们几个打电话的事说了出来。然后道:“往后郑明可是咱们的重点保护对象,一定不能因为咱们,让郑明辜负了言蹊美女的殷切期望”,说完也是哈哈大笑,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冷笑一声,嚣张的道:“滚滚滚滚,什么跟什么呀,哥们是纯爷们,能让一个小姑娘吊着走”。刚说完,我手机响了,一看,是杨言蹊,嚣张气息瞬间荡然无存,咬了咬嘴唇,撮了一下嘴,然后看了看众人,起身向宿舍院走去。张胖子笑道:“是言蹊姑娘吧”。我笑嗔着白了他一眼,径直走去。只听身后众人嘲讽道“刚说完就怂了”“继续得瑟呀”“秒怂”......

    刚接通电话,杨言蹊就道:“今晚几点回的宿舍”。我道:“十点多”。杨言蹊道:“你回那么早呀”。我撒谎道:“那时候都十点半多了”。杨言蹊道:“那也不行,以后像我看齐,十一点回宿舍”。我叹了口气道:“好吧,就十一点”。杨言蹊笑了一声,道:“你这么晚回宿舍是有奖励的”。我一听有奖励,喜道:“什么奖励”。杨言蹊道:“奖励就是你以后不需要给我洗袜子了”。我听后“切”了一声。不过这放了近两个月假,我都快忘了还需要给她洗袜子。杨言蹊“哟”了一声,道:“你要是不需要奖励,那你现在过来拿袜子吧”。我笑了笑,点头哈腰道:“需要,需要”。杨言蹊道:“以后要是让我发现你十一点之前回宿舍,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就挂了。高中毕业以后,每每想起杨言蹊在高三对我学习的督促,心里总会涌起一阵暖意。

    之后的学习生活紧张而又疲惫,每天晚上都是十一点以后才回的宿舍,即使十月份后作息时间改成冬令时,我的作息时间也没有太大的变化,晚自习后还是学习到十一点以后。但这样用功的学习,我的成绩也确实有了提高,十月初月考的时候,成绩是342分,十一月初月考成绩就过350分了。当然,这也得益于其他同学的帮助。数学不会的就问郝亚洲,化学、生物不懂的就问孙晓和张胖子,当然,语文和物理下的功夫少一些,而且我对这两科的成绩还相对满意。唯有英语是怎么补也补不上来,赵芳琼对我说“你这英语落下的太多,我现在给你讲的这些你根本理解不了”,使得我又把初中英语课本找了出来,但复习了几天,英语还是无多大进展,而其他需要补的几科时间就不够用了,真心感觉就跟这科无缘。于是跟杨言蹊诉了几次苦,杨言蹊见我实在对英语是油盐不进,再加上听了赵芳琼对我英语实力的描述,而且时间也不允许我把太多精力放在英语上,杨言蹊只得让我把精力多放在数学、生物、化学三科上。

    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我们刚刚做完早操,正从操场向食堂而去打算吃早餐。陈风和赵芳琼跟我们六人吃饭小团体走在一起。

    只听赵芳琼对陈风道:“刚刚我去操场跑步的时候,见魏副校长在校门口训郑大爷,而且不打算让郑大爷在学校上班了”。陈风道:“怎么回事呀”。赵芳琼道:“我也只是听了个大概,好像是因为郑大爷早上没有按规定起来给他开门”,说完还叹了口气,可能是觉得郑大爷平时挺照顾我们,感到惋惜。赵芳琼很早就养成了晨练的习惯,每天都起的很早先在操场上跑几圈。而学校的操场因为是在大门的对面,要去操场必须得出大门,所以在出大门的时候听见了魏副校长呵斥郑大爷的话。而魏副校长这么早来学校,是有原因的。听说吕校长可能要调往教育局,而魏副校长这么早来学校只是为了在师生中留下一个尽职的印象,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一个多月了。

    我道:“怎么会这样,郑大爷以前开门从来没有晚过呀”。周开道:“是啊,可魏副校长就因为一次开门晚了就不让郑大爷在学校上班了,这也有些过分吧”。郝文宾道:“可能魏副校长想安排自己的亲戚或朋友,把郑大爷的岗位给顶了吧”。郑成豪道:“门卫也不是什么太吃香的工作,有这必要吗”。郝文宾摇头道:“唉,你不能这么说。要知道咱们是这个老校区的最后一届了,明年六月份后这里就没有学生了,但听说县党校快要拆了,咱们学校之后会做为县党校的校区,直到新的县党校建起来。门卫这个职位会是老校区唯一保留的职务,那时候门卫只需要在这住着就行,很轻松,而且每个月还有钱拿”。郝文宾的叔叔在县教育局工作,所以了解情况,后来毕业了,也确实如郝文宾所说,变成了县党校的临时校区。

    我道:“要是这样的话,不太地道呀”,想起郑大爷平时对我们不错,而为郑大爷鸣不平。郑成豪道:“谁说不是呢”,说完撮了一下嘴,摇了摇头。这时众人已经走到了食堂门口。

    赵芳琼驻足道:“要是学校真开除郑大爷,我觉得咱们应该帮帮她。郑大爷老伴也去世了,也没有子女,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再丢了工作,那生活不是更无聊了”。赵芳琼说的这些郑大爷的情况,我们班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因为是我告诉他们的。郑大爷和我爷爷挺聊得来,没事的时候经常来我家找我爷爷,所以我对他的情况还比较了解。而赵芳琼极有恻隐之心,所以说出了这话。

    我道:“得帮,郑大爷怎么说跟我也是有些亲戚关系的”。我刚说完,就听见张胖子道:“得帮谁呀,你们站这干啥,咋不进去吃饭”,是张胖子和萧成、冯道祥三人正好来到食堂门口,听到了我说话。

    赵芳琼于是把她了解的情况给张胖子三人简单说了下。冯道祥道:“现在学习这么紧张,咱们闹一闹就当调节剂了”,说完有些兴奋的看着众人,众人见状都笑了笑。

    张胖子道:“现在学校还没发下处理结果,咱们出师无名呀”。赵芳琼道:“要是学校有了结果再推翻不是更难了”。我道:“没事,就算学校有了处理结果,咱们也请求学校把这结果改了。之前学校不是也发下处理结果,不让何老师当咱们的班主任了”,众人听了我的话,都道:“也是,别急,等有了结果以后再说吧”。

    赵芳琼却道:“我觉得这个跟何老师的情况不一样,何老师对于这个班主任他并不是特别上心,可郑大爷不是呀,我相信经过今天早上的事,郑大爷现在心里肯定特别着急。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想个办法,最好能让郑大爷早点知道学校不开除他了,别让他心里着急了。大家尽力而为,如果咱们真办不成这事,我就给我爸说,让我爸把郑大爷安排到他公司”,说完用有些恳求的眼神看着众人。全班那么多人,我最佩服和欣赏的就是赵芳琼,赵芳琼虽然出生豪富之家,但却不骄不躁,最重要的是她一直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我们顿了一顿,都把目光集中在冯道祥身上。我道:“老冯,想个办法,看这事怎么办才好”。冯道祥笑了笑,道:“这事我觉得比咱们之前遇到的事都简单。其实刚才芳琼说话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办法......”,然后把她的办法给我们说了。

    我们听后,都觉得可行,赵芳琼也拍手高兴道:“还是老冯聪明”,然后看了看众人,续道:“今天早饭我请大家”,说完率先进了食堂。

    而至于我说的跟郑大爷还有亲戚关系,那是真的,不仅仅因为我俩都姓郑,而且我和郑大爷就是一个宗族的。

    1942年,河南大饥荒。当年10月份,我爷爷的曾祖父那一辈的五个堂兄弟,带着全家从河南濮阳开始逃难生涯。五家人从濮阳出发的时候有差不多150人,到第二年的二月份逃难到我们县的时候,只活下来不到50人,准确的说是46人。其他人都在逃难途中要不饿死,要不就是累死或冻死。而那五个辈分最高的堂兄弟,只活下来一个。

    那时候还是抗日战争期间,这46人到了我们这个地方后,居无定所,也没有吃的,只得散开四处乞讨,慢慢的分成了两拨人。一波就是在我们村定居,还有一波就在郑大爷那个村里定居。从辈分上算,郑大爷和我爷爷是一辈的人,只是他比我爷爷小九岁。

    而那个唯一活下来的辈分最高的长辈就定居在我们村。可能是因为一路上看到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定居后,那些长辈就重新制定了族规,其中团结是族规中反复提到的。并且这族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凌驾于村委会之上的。我们村其实外姓人很少,大部分都是姓郑。郑大爷的那个村就不是,他的那个村叫张庄,算是全县最大的一个村了,村里以姓张的为主,郑氏家族只是村里不太显眼的一个宗族。

    郑大爷他们村距离我们村大概二十公里。两个村里的郑氏虽然是一个宗族的,但因为离的比较远,几十年前还经常来往,后来,随着那些长辈的去世,来往的就渐渐少了,但两个村里的郑氏人员有事纠葛,还是会念及同一宗族的情分。并且直到现在,河南濮阳还有我们的亲戚,主要是当时有一个人参加了抗日战争,胜利后就退伍回到濮阳老家,发现家里人都不在当地了。那时候通讯极其不发达,根本联系不上那些逃难的人,这个人也只得在老家住下,后来到了六十年代才跟我们联系上。

    冯道祥出的主意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张胖子联系几个关系不错的其他班的班长,然后发动一些同学,以感谢郑大爷尽忠职守为由头,在学校门口,把郑大爷狠狠的夸一顿,并且不只是让同学们知道这事,最关键的是让学校的老师知道。说白了,就是给郑大爷造势,让所有师生都觉得郑大爷是个尽忠职守、照顾学生的好人,使得魏副校长迫于名誉和名声的考虑,无法开除郑大爷。

    早上每节课的课间休息,张胖子就利用这个时间去联系其他班的班长了,因为我们计划的时间是中午一点半,时间比较紧,也免得让郑大爷担心。并且我们还把这事给何老师、小张老师、宋林江三个人说了,让他们到时候代表老师捧个场,最好是能拉上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他们三人也是欣然答应,并且何老师叮嘱道:“如果魏副校长装傻,你们一定得跟他闹到底,这事魏副校长理亏,他肯定扛不了多久”。而且我们还给小张老师安排了一个任务。张胖子联系了5个班的班长,加上他自己,总共六个班长。

    而我跟张胖子、冯道祥和萧成三个人,趁中午吃完饭的时间,去门房找了郑大爷一趟。跟郑大爷聊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弄清楚为什么发生今早的事。

    郑大爷之前当过兵,至于这一点,我之前是知道的,而且郑大爷退役已经二十多年了。郑大爷是1978年退役的。本来退役后国家有给郑大爷安排的工作,是在粮站。但因为郑大爷年轻的时候热血冲动,跟领导不对付,受不了气就不干了。而学校这份门卫的工作,也只是后来郑大爷托熟人找的,据郑大爷说,只是当时托的那个熟人跟当时学校里的一个领导关系不错,但这也是二十多年之前的情分关系了。

    郑大爷的爱人在他们结婚后第三年就去世了,两人也没留下子嗣,之后的郑大爷就一直一个人生活,一直到2005年年底,经人介绍才找了个跟他年龄相仿的老伴。后来到了学校工作,他也就直接住在了门房里,也可以说这个门房就是他的家。

    而郑大爷今天早上之所以起晚了,是因为他之前在部队的老战友过来找他。他那个战友是湖南省一家国有企业的员工,来我们这里是出差。因为那个战友时间紧迫,而郑大爷也不太能走的开。所以两个人昨晚就在门房从十一点喝酒到凌晨二点多。两个人都差不多喝醉了,就睡在了门房里。也就是说,当赵芳琼早上看到魏副校长训郑大爷的时候,郑大爷的战友还在门房里睡觉。

    我们四人也没有跟郑大爷说我们过一会的计划,只是说要他放宽心,学校不会开除他的。到了中午一点半,我们班的人拿着准备好的东西,和其他五个班的班长还有部分同学如约走到学校门口郑大爷的门房门口。而杨言蹊和宋心蕊她们,不是我和郑成豪叫的,而是赵芳琼给她们说,让她们过来的。

    郑大爷见到这么多人满脸的惊讶,随即注意到张胖子手中拿着的一张大方红纸,上面以感谢信的方式,由郝文宾执笔,写满了奉承郑大爷的话,主要是赞扬郑大爷尽忠职守,平时对同学们都很照顾,同学们非常感谢他,希望他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郑大爷看完大方红纸上写的内容后,“嘿嘿”一笑,道:“受不起,受不起”。张胖子大声道:“您受的起,这学校的大门由您看着,我们觉得特别安全,特别放心”,说到这转头对众人又道:“大家说是不是呀”。众人都齐声喊道:“是”。郑大爷见我们这么热烈的奉承他,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着应对,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这时,小张老师、何老师、宋林江三个人,还有几个老师也先后站到距离门房不远的校碑旁看着我们。而在校碑两侧,还围观着一些听到动静好奇赶过来的同学。

    赵芳琼道:“您受的起,我们这些同学也是平时觉得您尽职尽责的,并且还那么照顾我们这些晚辈,才自发组织起来,过来感谢您的”。其他人听后都大声道:“是啊,是啊”,其实这么大声喊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气,最好能够把一些老师吸引过来。而郑大爷有些腼腆的一笑,道了一句:“这个......这个......”,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而赵芳琼的这句话,虽然也是发自肺腑的,但还是冯道祥给想的。

    只听冯道祥大喊道:“郑大爷、郑大爷、郑大爷”,当喊到第三声的时候,众人也跟着喊了起来,“郑大爷”这三个字刹那之间就响彻整个学校。之所以这样喊,是因为差不多半年前,我们请求学校开除王浩峰的时候曾经这样干过,觉得效果不错。

    很快,小张老师按照我们给她说的计划,就把魏副校长给请了出来。请魏副校长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吕校长近期都在新校区,老校区以魏副校长为大。而冯道祥给小张老师说的请魏副校长出来的理由,是五班又闹事了。本来以五班闹事为由,请校领导出来应该是班主任何老师的事,但何老师因为去年年底校服的事,看不上魏副校长这个人,所以就由小张老师来请了。

    只见小张老师跟魏副校长从东边教师楼门口出来,后面还跟着贺主任。等他们三人走到我们跟前,小张老师向我们扬扬眉,嘴微微嘟了嘟,道:“魏副校长,你看,这五班又闹事了”。

    魏副校长还没来得及说话,郑大爷就急道:“他们不是闹事,他们是......,反正他们不是闹事”。小张老师道:“那不是闹事呀,我看这么多人,还以为是闹事呢”。魏副校长侧头看了看小张老师,嘴角微扬,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这么多人聚在校门口干啥”。而这时,校碑两侧已经聚了差不多近二十个从教师楼出来看热闹的老师,再加上还有不到一刻钟就上课了,中午没有在教室学习的同学们都正从宿舍往教室走,围观的同学是越来越多,差不多占到整个高三年级一半的同学。

    张胖子表情亲切的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大方红纸,道:“感谢信,我们为了感谢郑大爷这几年对同学们的照顾,所以自发组织起来,给郑大爷一个惊喜”。

    魏副校长脸一沉,道:“胡闹,你们都是快要高考的人了,不趁中午的时间好好学习,还有时间搞这些虚的”。而这时的贺主任极是搞笑,左看看右看看,显得很是心不在焉,其实我们也能理解,贺主任和我们班交锋过很多次,对我们极是头疼。估计要不是被魏副校长临时抓了壮丁,他根本不想跟着过来。

    魏副校长刚说完,陆靖急道:“魏副校长,你这话我就不同意了,这怎么能是虚的,我们......”。本来在计划里,觉得气氛搞起来后,魏副校长应该会是和颜悦色的跟着我们表扬郑大爷几句,谁知魏副校长上来就说我们胡闹。

    陆靖话没说完,冯道祥就抢道:“是这样魏副校长,大家确实是因为感谢郑大爷才自发过来的。其实这事确实没有太大的必要,但我们听说郑大爷要从学校辞职,所以急了,想过来挽留”,然后回头对郑大爷道:“郑大爷,您看在同学们这么热情的份上,别辞职好不好”,说着还对郑大爷眨了眨眼。

    郑大爷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魏副校长,顿了一顿,道:“哦,哦,那我不......不辞职了”。张胖子急道:“郑大爷,您不辞职了,那太好了”,冯道祥也道:“太好了”,然后高兴的“耶”了一声,对众人又道:“你们听见了吗,郑大爷说他不辞职了”。众人随即反应过来,也跟着欢呼的“耶”了起来。

    这时魏副校长伸手“唉”了两声,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然后对郑大爷道:“老郑,你那是辞职吗”,说到这表情严肃的顿了顿,续道:“那是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看来魏副校长可能是看出了我们这次的目的。

    只听小张老师笑道:“郑大爷不辞职了,那是好事呀,魏叔叔,五班这样也情有可原。郑大爷这些年的工作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们已经习惯了郑大爷在学校里,现在既然不辞职了,那大家也就能放心了”。小张老师叫魏副校长为魏叔叔,故意拉近关系,可能也想把郑大爷不从学校离开弄成口头事实。但小张老师好像还没看出魏副校长是打算要刨根问底了,一定要追究郑大爷早上晚开门的事。

    小张老师说完,魏副校长白了她一眼,然后看了看手表,对我们道:“还有几分钟就上课了,你们快回去上课吧”,然后对郑大爷道:“老郑,你自己犯了什么错你心里应该清楚”,说完一挥手,示意众人回去。这时因为快上课了,围观的大部分学生和老师已经回教室了。

    其实郑大爷犯的那个错很小,根本上升不了要被开除的地步,而看到魏副校长的反应,我越发相信早上郝文宾说的话了。

    这时赵芳琼往前走了一步,道:“魏副校长,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知道了,我们现在也不瞒你了,我们这些人,六个班的班长都过来了,就是希望学校不要开除郑大爷。而且,学校开除郑大爷的理由有些难以服众。所以......”,然后左右看了看众人,续道:“所以,如果学校不能答应不开除郑大爷,我们这些人是不会散去的”。以前我们跟校领导交锋过很多次,赵芳琼都是随大流,从来没有这么激进过。

    赵芳琼刚说完,陆靖就道:“对,不答应我们不散去”,然后众人都道“不答应不散去”“不能开除郑大爷”“就晚开了一次门,不至于开除”。事情发展到这,根本已经脱离原来的计划。既然和平解决不了,那就针锋相对吧。而这时,上课铃已经响了,其他同学都已经回教室,只剩几个没课的老师在围观着。

    郑大爷可能觉得事情发展有些超乎想象,急道:“同学们,谢谢你们了,这事确实错在我,咱们服从学校的安排”,说完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难堪的缓缓低下了头。我们都知道,郑大爷需要这份工作,他这样说是不想让我们跟魏副校长对着干。

    赵芳琼道:“您年龄这么大了,没有这份工作不行的”,然后又对魏副校长道:“请魏副校长现在做出个承诺,承诺不开除郑大爷”,众人都跟着道:“对,请魏副校长给个承诺”。

    魏副校长看到众人的反应,皱眉瞪视着我们,重重地呼吸,胸口起伏着,明显很是生气。瞪视我们片刻后,转头对何老师道:“何老师,上课了,你把你们班的学生领回去”,然后转回头对众人道了一句:“像什么样子”。

    我们都看向了何老师,只见他“哦”了两声,然后干咳了两下,吧唧了一下嘴,道:“上课了,那谁,你把同学们领回教室”,说这几个字的时候,那“上课了”三个字是惊讶地口气,而说其他的几个字的时候已经把头侧向一边,不再看我们。而且他的话中只是说“那谁”,根本没有指定目标。

    我们跟何老师接触一年多了,了解何老师的性格,当然明白何老师的意思,他的意思再明白没有了:“闹吧,别拍”。何老师虽然挺看不上魏副校长这个人,但我敢肯定,他的默许跟私怨没有多大关系,只是为了郑大爷,即使今天的当事人是吕校长,他也会这样。

    魏副校长也不傻,知道何老师敷衍他,语气严肃道:“我是让你领回去,你让谁领呢”。何老师没好气的看了魏副校长一眼,然后对众人道:“回教室”,这三个字说的很是不屑和随意。

    众人都没有动。何老师轻笑一声,双手一摊,道:“看来他们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我是劝不动,这里你职位最高,你来吧”,说完身子微侧,不再看魏副校长。

    魏副校长生气的冲何老师一指,道:“你......”,然后叹了口气,对众人道:“你们到底要闹到哪种程度”,紧接着对郑大爷道:“老郑,这些都是高三学生,平时学习那么紧张,现在为了你那点破事在这浪费时间,他们耽误了学习你担待的起吗”,看来魏副校长拿我们和何老师没有办法,希望郑大爷可以把我们劝回去。因为现在老校区他主管,我们这一大堆人站在大门口,实在是太有损他的管理能力。

    郑大爷有些难为情的“哦”了几声,对众人道:“大家都回去上课吧,你们对大爷好,大爷都记在心里了,都回去吧,别管这事了,回去吧”。张胖子道:“郑大爷,这忙我们帮到底了”,赵芳琼也道:“对,帮到底了”,众人也纷纷附和。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其实有点僵,魏副校长可能已经不简单是为了维持开除郑大爷的决定,而且也为了面子。而我们已经铁了心的跟魏副校长耗下去,既然你不怕事大,我们更不怕。

    这时小张老师道:“哎呀,你看,这事他们没有结果也不回教室,你跟何老师都劝不动。要不这样,我们给吕校长打个电话,把这事给吕校长说说,可能他会有办法”,说完微笑着看着魏副校长,意思是等他拿主意。

    魏副校长眼光闪烁不定的轻“哼”了两声,然后顿了顿,道:“这点小事没必要惊动吕校长了”,又对郑大爷道:“老郑,看在这么多人为你求情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以后尽责干好本职工作,别再出现这样的事了,下次再有决不轻饶”,说到这没好气的把目光从郑大爷身上挪开,多众人道:“满意了吧,你们可以回去上课了吧”。我们大多数人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小张老师说叫吕校长过来,魏副校长就瞬间让步了。但当天晚上经冯道祥点拨,才明白了,魏副校长现在最关心的是声誉。虽然我们大闹学校门口的事肯定会传到吕校长的耳朵里,但只要吕校长没看到,魏副校长可以把过错全推到学生身上。而如果让吕校长过来看到我们在上课的时间站在学校门口示威,那就不同了,到时候不给个说法,不仅魏副校长下不了台,连吕校长都会抽不了身。

    本来众人觉得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挺满意了,大家也打算散去,只听赵芳琼道:“魏副校长,谢谢你的大人大量,不追究郑大爷这次犯的错了。但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因为今天发生的事给郑大爷穿小鞋,也希望大半年以后,不要在看守老校区这件事上为难郑大爷,而不让郑大爷做这份工作了。郑大爷以前当过兵,曾经保卫过这个国家,我们都不愿意看到一个退伍老兵因为私人恩怨而丢掉工作,心里憋屈难受”,说到这顿了一顿,又道了一声“谢谢”,然后微微点头向魏副校长示礼。

    魏副校长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赵芳琼,不敢相信赵芳琼能说出这样的话。其实不止魏副校长不敢相信,我们也不相信赵芳琼能为郑大爷想这么远,而且把话说的那么直白。

    只听小张老师笑了笑,道:“芳琼,你就放心吧,魏叔叔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他怎么会记仇呢。魏叔叔早上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会把气撒到郑大爷身上。刚才魏叔叔还说错怪郑大爷来着”,然后满脸甜笑的看着魏副校长,道:“是不是呀,魏叔叔”。

    魏副校长白了小张老师一眼,随即皮笑肉不笑,道:“就你会说,在学校别叫魏叔叔”,然后微叹了口气,道:“好了吧,都散了吧”。众人见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于是解散向教室走去。而郑大爷也不住的向我们说谢谢,并且还专门对赵芳琼道了一声谢。

    按照之后发生的事来说,赵芳琼的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这个学期结束后,第二年年初,魏副校长就调往县初中当校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