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我是一个演员

高三的学习紧张而乏味,在努力的同时,我的成绩也有所提高,十二月月初的月考成绩达到了370多分,比上一次提高了二十多分。但这成绩在杨言蹊那里还得不到一点认同,因为她的成绩一向都是六百分左右。而最令我们吃惊的是陆靖的学习成绩,陆靖之前的成绩一直都在450分左右徘徊,可自从高三开始,所有人都认真努力学习了,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三次月考,陆靖的成绩是步步高升,这次的月考成绩已经达到了580分,这时候,我们才发现,陆靖平时大大咧咧的,一旦认真做起事情来,聪明的智商很快就占领了高地。看来是之前的学习环境耽误了他。

    2004年12月底,周星驰的新电影(功夫)上映。我知道杨言蹊喜欢看电影,而且我也特别喜欢周星驰的电影,于是想趁这个机会跟她出来看电影,而且也放松放松,玩玩台球什么的。毕竟这半年来,我和杨言蹊确实像她说的那样,周末没有一次出来玩过。而我也兑现承诺,每个周末都待在家里学习,连我爸妈都说我变了性子,能静下来学习了。

    到了三十号的晚上,我在教室学习到差不多十点半的时候,就前往七班找杨言蹊,我知道她肯定现在还在教室学习。

    我站在七班教室门口,向里面张望,只见和平时一样,教室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加班加点的学习,静悄悄的。因为杨言蹊和我有约定,每一大周只能见一次,所以我这个学期来七班的次数很少。

    我张望了片刻,也没人搭理我,大家都低着头或看书或做题。我只得给她打了个电话,把她叫了出来。

    杨言蹊出来后,皱眉道:“前天晚上咱俩不是见过了吗,怎么今天晚上又过来了”。我笑道:“有急事跟你商量呀”。杨言蹊道:“什么事呀”。我道:“现在电影(功夫)不是在上映吗,明天下午放学后你就别回家了,后天咱们去看电影去”。第二天下午放学后就放元旦假了,但我们高三只放元旦当天一天。

    杨言蹊冷笑一声,道:“我不回家住你家呀”。我笑道:“好啊,住我家好呀,不仅我同意,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同意”。杨言蹊“哼”了一声,道:“就你贫。咱们元旦只放一天,我本来就打算在我舅舅家住一晚”。我乐道:“那太好了,要不咱们后天看电影去吧,萧成和张胖子也说了,他们也想后天去看,正好咱们叫上陈风和芳琼、心蕊他们一起”。

    杨言蹊道:“你后天不在家学习呀”。我道:“你看我这半年都听你的了,再说了,人这一辈子就一个2005年1月1日,不得放松放松嘛”。杨言蹊白了我一眼,道:“人这一辈子还只有一个2004年12月30日呐,你今天没有到十一点就擅自离堂,这事怎么算”。其实我之前也有好几次不到十一点就偷偷回宿舍了,只是她不知道。

    我苦笑一声,道:“你说这天天学,半年了,一天都没玩过。别后来考上本科了,人变成傻子了”。杨言蹊轻笑一声,道:“看在你这半年还算用功的份上,后天就奖励你看电影,行了,你回去吧,我还得在教室待一会”。我喜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回宿舍洗漱了”。

    说完转身打算离开,只听杨言蹊又道:“唉,郑明”。我回头道:“还有啥事”。杨言蹊眼睛微眯着看着我,道:“是不是我要不同意你去看电影,你也会偷偷的跟春生和萧成他们去看”,说完眼睛睁大,面带些许微笑的看着我。

    我笑道:“这怎么会呢。高三,你说怎么过就怎么过,都听你的”。杨言蹊轻蔑的一笑,道:“我才不信呢”。我待要继续辩解,杨言蹊又道:“不过看在你想跟我一起看电影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退下吧”,说完高傲的冲我一笑,转身回了教室。

    元旦那天,我和杨言蹊、张胖子、陆靖、郝文宾、小张老师、萧成、陈风、赵芳琼、孙晓、夏冰、周开、慕清雨、郑成豪、宋心蕊、冯道祥约好看早上九点半的那场电影。本来想看下午两点的那场的,但萧成说中午就别在外面吃饭了,去他家做饭,所以打算电影散场后去萧成家做饭。因为只放一天假,当天晚上就要上晚自习,所以冯道祥和陈风也没有回家,像往常一样,陈风住我家,冯道祥跟着萧成住。而周开和慕清雨也是很久没有出来一气玩了,这次大家说要看电影,他俩也高兴的随众人一起。郝文宾每天的用功程度完全超过了我,所以我叫他出来放松一下,郝文宾也顺带叫上了小张老师。早饭众人也没有在一起吃,都是各吃各的,而电影票前一天晚上萧成就给众人买好了。

    众人在九点多一些都如约到了电影院。进了影厅才发现,根本不需要提前买票,二百多个坐的影厅除了我们十六个人外,只有三个人,看样子是一家三口,两个大人一个孩子,那个孩子还只是一个学龄前儿童。

    因为这部电影拍的太过经典,而且众人都是第一次看,所以众人都是笑声不断,尤其以赵芳琼笑的最乐。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当电影中天残地缺两人用琴弹出手持刀枪的骷髅兵的时候,那个孩子一下就吓哭了,两个大人哄了将近十分钟孩子的哭声才止歇。

    电影结束的时候大概十一点多一些。众人走出电影院的时候,赵芳琼还是在回忆刚才电影中的情节,时不时“噗”的笑一声。

    杨言蹊笑道:“看把芳琼给乐的”。赵芳琼笑道:“周星驰太逗了,我以前都没怎么看过周星驰的电影,真的太搞笑了”。原来赵芳琼以前很少看电影,也只是偶尔跟家里人去电影院,当然,之前也跟我和杨言蹊、陈风看过一次电影,但平时对电影没啥兴趣,所以第一次完整的看了周星驰的电影后,才会乐成那样。

    慕清雨也道:“我也是第一次完整的看完一部周星驰的电影,确实挺搞笑”。慕清雨虽然和赵芳琼一样,都是第一次看周星驰的电影,但慕清雨相对矜持一些,不像赵芳琼那样有些忘形。

    萧成道:“我家周星驰电影光碟特别全,一会到了我家,我给你放几部比功夫还搞笑的电影”。赵芳琼喜道:“那咱们赶快去买菜,买完菜去你家”。说着众人往菜市场而去。

    到了萧成家已经过十二点了。杨言蹊道:“芳琼、清雨,你俩就别动手做饭了,让萧成给你俩放电影”。赵芳琼笑道:“好的、好的,那幸苦你们几个了,我和清雨就偷个懒”。萧成道:“那我先给你放一部唐伯虎点秋香”,说着就拉开了电视机柜的抽屉,赵芳琼和慕清雨好奇萧成有哪些周星驰的电影光碟,也趴在抽屉那里看,我和张胖子站在他们三个身后,其他男生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只见萧成翻着抽屉里的那一堆光碟,突然,一张光碟的封面上,一个女人全身什么都没穿,其实都明白这是黄色电影光碟。萧成手一顿,随即用别的光碟覆盖上了。我和张胖子有些难堪的对视一眼,但我俩都知道萧成有这种光碟,因为我和张胖子、郑成豪、陆靖四人曾经在萧成家看过这种电影。

    赵芳琼和慕清雨不好意思的“哦”了两声,缓缓站了起来。赵芳琼道:“你......你慢慢找,我俩去厨房看看她们做啥饭”,说完两人脸有些微红的走向厨房。

    她俩刚走到厨房,萧成就道:“芳琼、清雨,找到了”,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光碟。赵芳琼和慕清雨又缓缓从厨房出来,坐在沙发上。我们几个男生也帮不了厨房什么忙,所以陪着她俩看。

    这一下午,萧成总共给她俩放了三部周星驰的电影,一部(唐伯虎点秋香),一部(逃学威龙),一部(审死官)。两个女生着迷的根本丢不下来,为了不落下剧情,连吃饭的时候都端着饭碗在客厅看电影。两人笑声充满了整个别墅,早把矜持抛到了一边。因为一直笑,使得面部充血,一片红晕。而我们这些男生,虽然之前看过无数遍这三部电影了,但重温还是能笑出声来,只是没有她俩笑的那么响。

    当(审死官)放完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因为晚上还要上晚自习,所以我们就得往学校赶了。而赵芳琼和慕清雨还有些意犹未尽,向萧成要了周星驰电影的所有光碟,说是要回家看。而从那天之后,赵芳琼在跟别人开玩笑的时候,总是会说出一些电影中的台词来打趣,也算为生活多了些乐趣。

    后来想想,元旦这天,虽然一天都在吃喝看电影的笑声中度过了,但这一天却是高考前最快乐的一天,因为这天之后的高中生涯,除了学习,就是不愉快的事了。

    而对于周星驰的电影,我相信是几乎所有的八零后青春记忆和不朽陪伴。而且我还相信,在漫长的岁月中,大部分的八零后至少会有一次,在不开心或受挫的时候,会重温周星驰的电影来调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