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不好的预感

我把杨言蹊叫醒后,众人在网吧又待了一根烟的时间,等睡觉的几个人的身体不是那么热后,才离开了网吧。

    走到网吧门口,萧成道:“这么晚了,郑大爷也睡了,咱们就先别回学校吧,去我家酒店对付几个小时”。众人听后于是起步往萧成家门口走去,刚走了不到三百米,听见马路对面漆黑的胡同里有叫骂声,好像是打架,我们随即停了下来,好奇的盯着漆黑的胡同。

    “让你他妈的嚣张”“再多管闲事,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卧槽”,随着那一声“卧槽”,紧接着就是一声闷哼,应该是一个人踹了另一个人一脚。然后又听见“滚”“别让老子再见你”,随即见一个看着和我们年纪相仿的人从胡同中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伤,胡同里传来一阵得意狂妄的笑声。

    只见那人轻蔑的回头朝漆黑的胡同瞧了一眼,就往我们的反方向走了。这时我发现这个人我好像见过,于是道:“这人看着,总感觉在哪见过”,陈风也挠了挠头,道:“我也感觉有点眼熟”,张胖子道:“哎呀,别想了,现在都一点半了,咱们赶紧回酒店睡一会吧,一会还得六点半赶到学校呐”,说完先起步继续走着,众人于是跟了上去。

    刚走出几步,陈风对我小声道:“郑明,我想起来这人在哪见过了”,我道:“在哪里见过”,陈风道:“就寒假前,咱们去老萧家ktv那天,咱俩不是在马路对面见孙晓跟几个人去饭店吃饭,感觉这个人就是那其中之一”。其实陈风还没说完,我就想到在哪见过这个人了。

    由于我跟陈风说话的声音比较小,所以他们都没听见。我小声道:“不知道这人跟孙晓是啥关系”,心里在盘算着要不要告诉萧成。

    心里还没做下决定,就到了萧成家酒店,因为大家都比较困,萧成给众人开好房间后,众人就回酒店睡了。而刚才在路上碰到的插曲,很快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众人在酒店只睡了三个多小时,五点就起来,在酒店吃了早饭后,就往学校走去。刚到学校,早操时间就到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当天晚上,众人回到宿舍,洗簌完毕后,躺在床上聊天。这时张胖子问道:“成豪,这昨晚你跟心蕊聊啥了,看样子是完全和好了”,郑成豪笑了笑,道:“啥也没聊,能和好主要是哥们的魅力太大”,冯道祥道:“哟哟哟,看把你给装的,之前还闷闷不乐的,现在又得瑟起来了”,陆靖笑道:“昨晚我没去,不知道心蕊有没有揍你小子”,郑成豪笑道:“她敢”,陆靖听后哈哈大笑,我们见状也跟着笑了。

    张胖子又问道:“你俩咋说的又和好了”,郑成豪道:“本来我俩谁都没有说话,过了半小时,心蕊先开口,问我打算包夜包到什么时候。我说这跟你没关系”,说到这,冯道祥伸出大拇指笑道:“牛呀成豪,宁可不要姑娘也不能不要面子”,众人见状又是哈哈大笑。

    郑成豪挠了挠头,续道:“心蕊又说,谁说跟我没关系,你天天包夜,春生和郑明他们天天找我,我难道闲的慌吗。我说,你可以不管呀。心蕊说,你要是现在说一句,往后你的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我就再也不管了。我听后,当然不能那样说了”,陆靖打趣道:“看来还是个怂货呀”,众人听后又是一阵哄笑。

    郑成豪笑了笑,续道:“心蕊又逼我,说:你倒是说呀。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得看着她笑了笑。心蕊见我笑了,于是说,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人,天天包夜,你身体吃得消。我说,那还不都是因为你”,郑成豪说到这,张胖子打趣道:“哟,那还不是因为你”,说话语气阴阳怪气的。冯道祥接道:“是因为老萧”,说话语气模仿着张胖子。萧成接道:“是因为郑明”,说着还伸出了兰花指。我笑着接道:“是因为风哥”,陈风没有再传下去,只是笑了笑,而宿舍里却早已笑开了花。

    郑成豪笑道:“你们就笑吧,反正哥们现在已经跟心蕊和好了”,说完得意的看向宿舍众人。张胖子道:“就说了这点话,心蕊就跟你和好了,没这么简单吧”,郑成豪顿了一顿,道:“还说了一些跟郑明、夏冰有关系的话,不过我把郑明给卖力”,冯道祥奇道:“把郑明给卖力,还有,这郑明、夏冰,他俩有啥可说的”,郑成豪道:“还不是郑明忽悠心蕊,说夏冰前一天晚上去网吧劝过我,心蕊问我实话,我就实话实说了。心蕊说,我还好实话实说了,要不然肯定不跟我和好”,我道:“把我卖了就卖了,这倒没什么,可是这就奇了,她为什么在乎夏冰是不是真的去网吧劝过你这件事”,郑成豪还未说话,冯道祥道:“心蕊肯定是想,这夏冰也去劝了,会不会这夏冰跟从前不一样,对成豪开始有想法了”郑成豪道:“好像是这么个意思,不过她也没明说,你说你郑明,撒谎就撒谎,非得拿夏冰来骗心蕊”,我道:“我哪知道这些姑娘的心里咋想的”,郑成豪道:“没想到她还是那样,夏冰的事在心里一直放不下”,说到这叹了口气,又道:“不过还好我没有骗他,实话实说了”。

    紧接着,郑成豪把他寒假的时候跟宋心蕊联系的事说了一下。原来,在上次ktv的时候,宋心蕊和郑成豪确实和好了,虽然宋心蕊后来还怪杨言蹊瞎参合他俩的事,但也只是随口抱怨了一句。寒假的时候,宋心蕊的手机丢了,郑成豪给她打电话,是一个男的接的,就喂了一声就挂了。谁知捡到宋心蕊手机的人故意戏耍郑成豪,给郑成豪发短信,内容说“往后别联系我了,我有男朋友了”。这些都是刚刚寒假的时候发生的事,也难怪寒假的时候,在郑成豪家喝酒,郑成豪兴趣不高,不怎么说话,而那之后,郑成豪再也没有给宋心蕊打过电话。而宋心蕊因为回了村里,手机丢了,也没有其他人的联系方式,索性就乐的清闲,不跟别人联系了,才使得郑成豪误会了宋心蕊。

    时间很快就到了三月初。这天是周五,并且今天放学后就放假了。早上,上语文课的时候,孙晓申请去外面接个手机,按说这样的要求一般的老师是不允许的,但小张老师跟我们亦师亦友,从来不阻止上课出去接电话。

    孙晓在教室院里接了大概五分钟电话,走进教室,道:“小......小张老师,我想叫萧成出来一下,跟他说一点紧急的私事”,小张老师点了点头,萧成见状于是起身跟孙晓往教室院里走,刚走到教室门口,小张老师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一定告诉我”,孙晓转身点了点头,和萧成一起走到了院里。

    我因为坐在窗户口,可以清楚的看到孙晓和萧成二人,虽然听不清他们的说话。他俩说话的时候,只见孙晓时不时摇着头,并且双脚来回在地上顿着,显得甚是焦急,萧成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大概两分钟后,看到萧成从口袋拿出一沓钱,里面有整张的,也有零钱,直接全部给了孙晓。孙晓接了钱,看那表情应该是说了句谢谢。紧接着,萧成走进教室回到了座位。孙晓走到教室门口,道:“小张老师,我家里有点事,需要请假,我现在就得去找何老师请教”,小张老师道:“好的,你去吧,如果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孙晓听后“嗯”了一声,转身急匆匆的就走了。

    我们见状,都在小声道“怎么回事呀”,这时我看向萧成,只见萧成表情凝重,咬了下嘴唇若有所思。我当时就感觉有不好的事发生,但说不出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许是看到孙晓的急匆匆,也许是看到萧成的无奈凝重,但谁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闹的那么大。

    下课后,我们都在院里休息,冯道祥问道:“老萧,这孙晓啥事呀,上着课出去接个电话,就把你急匆匆的叫了出去”,萧成皱眉道:“她说她一个表哥住院了,她要去看她表哥”,我道:“难道她向你借钱是给她表哥交住院费”,冯道祥道:“借钱,她表哥住院怎么说也轮不到她交住院费呀”。冯道祥因为坐在教室的另一侧,看不到孙晓和萧成刚才说话的情形。

    萧成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说到这苦笑一声,道:“我把我身上的钱全给她了,现在一毛钱都没了,中午只能跟哥几个蹭饭了”,我道:“你中午跟我们六个人吃”,萧成听后点了点头。我道:“不知道咋回事,我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我感觉......”,张胖子道:“感觉啥呀”,我撮了一下嘴,道:“哎呀,这种感觉不好说”。虽然我这种感觉有点不知所谓,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是因为看到孙晓才有的那种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