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无可奈何

崔晨星听后低着头也不说话。这时饭店老板把做好的饭菜打包好拿了出来,我们拿好饭菜后就往医院走,刚走两步,张胖子道:“明啊,你给老冯打个电话,问问陈警官的手机号码,你给陈警官打个电话,把这事给他说一下”,我听后点了点头,拨通了冯道祥的手机。

    冯道祥把陈警官电话给我后,我给陈警官去了一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给陈警官说了,陈警官说他现在手头有点事,大概一个小时就能赶过来。

    刚和陈警官通完电话,张胖子的手机就响了,是班主任何老师打过来的,问怎么了,张胖子说没事,随便找了个借口,没有把实情跟何老师说。

    我们回到病房后,见刘宇飞已经醒了过来,应该是麻药劲过了。孙晓眼圈红着坐在病床边上,萧成坐在离病床较远的一个凳子上,百感交集的看着他俩。

    张胖子把饭菜给了孙晓,道:“你和崔晨星都吃点吧”,孙晓鼻子抽搐了一下,道:“我吃不下,让晨星吃吧”,病床上的刘宇飞艰难的笑了一声,道:“我没事,你吃点饭吧,中午都没吃吧”,孙晓伸手擦了擦眼泪,道:“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我......我......”,不知道说啥,“唔”得趴在床边哭了出来。

    刘宇飞伸手抚摸着孙晓的头发,道:“我没事,等我好了,我再也不打架了,然后我再开一个汽修店,就不在社会上混了”,说到这又笑了一声,续道:“别哭了,别哭了”。孙晓听后抬头擦了擦眼泪,道:“这事还不能完,他们把你打成这样,我得找他们算账”,刘宇飞道:“别了,这次弄成这样,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教训”,说到这用手抚摸着孙晓的脸,深情的道:“晓晓,你知道当他们把我脚筋割断的时候,我心里想的什么吗”,孙晓握住他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刘宇飞续道:“我当时在想,要是我的腿没了,以后怎么保护你”,然后笑了一声,又道:“还好,医生说以后还能好”,孙晓流着泪点了点头。看来医生和孙晓都没告诉刘宇飞,他的腿会留下后遗症。

    只听孙晓道:“那他们打了你也不能这么算了,咱们得报警”,张胖子道:“我刚让郑明给上次处理老冯事情的那个陈警官打了个电话,他应该一会就到”,刘宇飞听后用惊讶地口气道:“你们怎么报警了,这......”,孙晓道:“就应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那些坏人”,刘宇飞道:“报警多丢人”。看来刘宇飞他们在社会上混惯了,打架的事情经历的也多,从来没有报过警,再加上他还不知道这次他的腿受伤很严重,所以对报警很是不屑。

    陆靖道:“这有啥丢人的,你的腿都打成这样了,以后能不能好还不一定,仇你肯定是报不了了,只能让警察来处理了”,刘宇飞听后道:“你说什么,我的腿好不了了,医生不是说养一段时间就能好吗”,说完看着孙晓。

    孙晓回过头用埋怨的眼神看了看陆靖,对刘宇飞道:“医生说你的腿会留下后遗症,以后走路会一瘸一拐的”,说到这哭着又道:“你放心宇飞,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的”。刘宇飞听后双眼流出了泪水,闭了闭眼睛,摆了摆手道:“你们都先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说完头偏向了另一侧。

    孙晓握住他的手,哭道:“宇飞,你别担心,即使你的腿瘸了,你还有我”。孙晓说完,刘宇飞把手抽离了孙晓的掌心,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睡一会”。孙晓哭着对我们道:“你们都先出去吧”,然后又握住刘宇飞的手,道:“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说完哭着鼻子一直在抽搐,甚是悲痛。

    我们听了孙晓的话,相对而视,张胖子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出去,我们见状就要往外走,发现萧成坐在凳子上,双手支颐捂着脸,很是伤感,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孙晓让我们出去。我于是走过去拍了拍萧成肩膀,小声道:“咱们先出去吧”,萧成长长的吐了口气,站了起来。而这时孙晓还是一直哭着。

    我们刚走到门口,只听一声:“你也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是刘宇飞说的。我们听后都转身看着他俩。孙晓哭道:“我不出去,我要在这陪你”,刘宇飞一甩胳膊,道:“我不要你陪,你回学校上课吧,你给我交的手术费我会还给你的”,孙晓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道:“什么还不还的”,然后语气稍缓又道:“你好好养病,别想那么多”。

    刘宇飞冷笑一声,道:“好好养病,对,我好好养病,但是你坐在我旁边让我怎么养病,我今天流了很多血,不能干那事,等我好了以后再跟你做那事,你就别坐在这勾引我了”,语气很是轻薄无赖。我们听了刘宇飞的话,都不敢相信,他怎么能对孙晓说出这种话来,萧成气不过,欲冲上去替孙晓出头,被我们拦了下来。

    而孙晓“唰”的一下站了起来,道:“宇飞,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我......”,说到这苦笑一声,道:“你别想着气我走,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想甩都甩不掉”,说完又流着泪苦笑着。

    刘宇飞“哼”了两声,没有接话。孙晓于是又坐了下来,握住了刘宇飞的手。萧成见状,起步先从病房离开了,我们于是跟了上去,走到了医院院里。

    到了医院院里,萧成生无可恋的看着湛蓝的天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们见状,也不知道怎么劝他,张胖子点着了一根烟给了萧成,五个人坐在花坛边谁都没有说话。

    沉默了些许时刻,崔晨星道:“你就是萧成吧”,萧成听后无力地点了点头。崔晨星道:“宇飞和孙晓好之前,听他在学校认识的人说起过,知道有一个在追孙晓,后来他也知道了是你,是孙晓告诉他的。而且宇飞还专门打听过你的情况,了解到你的家庭条件挺好。宇飞在知道这些后,跟孙晓好的事他一直在犹豫。但后来他说,他实在是太喜欢孙晓了,没办法。你别听刚才宇飞那样说话,他跟孙晓好的这一段时间,两个人清清白白的”,说到这轻笑一声,续道:“其实像我们这种年龄,特别是我们这种在社会上混的,跟小姑娘去旅馆开房一点都不稀奇,但宇飞说,他对孙晓肯定不会这样,他害怕耽误了孙晓,说孙晓现在有可能就是一时好感跟他好的,她以后还得上大学,大学毕业还得在大城市工作,肯定会遇到比他好千倍万倍的人”,说到这摇头又笑了笑,道:“可是我能看出来,他是真喜欢孙晓,孙晓也喜欢他”。说完拿出烟点了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们听着崔晨星说了这么多,谁都没有插话。我们三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萧成也是静静的听着,等崔晨星说完,脸上露出那种很无奈的笑意,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五个人又都陷入了沉默中。

    过不多时,见陈警官从医院大门口走了进来。我们见状都站了起来。我道:“陈警官,是我给你打的电话报的警”,陈警官道:“是谁被打伤了”,我们还未答话,只听陈警官又道:“崔晨星”,崔晨星听后面露难堪的点了点头,看样子他和陈警官是认识的。陈警官道:“谁被打伤了,是刘宇飞吗”,崔晨星“嗯”了一声。陈警官听后叹了口气。张胖子道:“已经做完手术了,现在在病房,我带您过去”,陈警官点了点头。

    在去往病房的途中,陈警官问我们三个,怎么跟刘宇飞他们认识,我们把孙晓和刘宇飞的事简单说了几句,陈警官听后叹道:“这小子,还有这样的福气”。

    到了病房,见孙晓神情已经平和一些,看样子刘宇飞应该没有再跟孙晓说过分的话。孙晓见到陈警官,站了起来,道了一句:“陈警官”,陈警官应该是对孙晓还有印象,轻轻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孙晓道:“陈警官,你要帮我们抓住打宇飞的人”,说完又抽泣的哭了出来。陈警官安慰道:“放心,只要知道是谁,一定抓的到”,拍了拍孙晓肩膀,坐了下来。

    陈警官道:“刘宇飞,你现在能说话吗”,刘宇飞道:“能”,陈警官道:“你说说他们是怎么打伤你的”,刘宇飞于是把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崔晨星也在一旁补充着。

    陈警官了解了事件发生的经过后,问道:“打伤你们的那些人,你俩都认识吗”,刘宇飞道:“我知道其中的两个人,一个叫胡六,真名我不知道叫啥,还有一个叫方龙,割断我脚筋的就是胡六”,陈警官道:“胡六、方龙,这两个人不是花好月圆夜总会的保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