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论阶级斗争》

第695章

    停泊港,娇小的泛用型布里操纵着机械进行作业。

    旁边就是艾恩葛朗特的起始之镇,低矮的建筑,红色的房顶,颇具中世纪欧洲的风情。

    两者就这么不伦不类的摆放在一起,有种十分强力的割裂感。

    可畏说,要是传送门能够更大一点就好了。

    大萌神那边还有三分之一的部件没有传输过来。

    同时可畏也在惊叹,那么小的房间里,只是一门之隔,居然能容纳这么大的战舰。

    单纯论大小的话,不是可畏骄傲,就算是光辉姐姐的舰体,也只能充当宇宙战舰的逃生艇。

    不过遗憾的是,可畏到现在为止,能够舰装化的部分,还是极其有限。

    宇宙战舰本就恐怖,如果在浓缩到一人的个体大小,同时具备相应的运算能力......其战力只怕呈几何倍增。

    叶悠也看向中央广场的“次元之门”,它被叶悠设置为可视状态,能够让大家更直观的观测到。

    “门”一共有18扇,分别连接18个不同的世界。

    聊天室内的人当然不止18个,但又几个世界存在复数成员。

    17扇“门”,呈漩涡状,缓缓旋转,有星辉闪烁,其中一扇略显暗淡。

    那是连接凤凰院凶真世界的通道,但因为他在自己世界时没有开启“次元转移”,在崩坏世界后才真正与叶悠取得沟通,因此,目前无法通往他的世界。

    同时,也没有崩坏世界的“门”。

    因为聊天室内,并没有崩坏世界的成员,因此,没有崩坏世界的“锚点”,也就无法定位。

    当然,也没有漆黑子弹世界的“门”。

    这是只有加入主聊天室的成员的世界,才能构建的“次元之门”。

    毕竟,其基本依托是“物品传输”。

    所以,贞德才逗留在漆黑的子弹世界,这样一来,叶悠才能以“次元转移”再次前往漆黑的子弹的世界。

    假如贞德离开,那么叶悠也无法再次前往那个世界。

    不,纠正,应该说是无法使用“次元转移”安全的前往那个世界。

    现在“次元之门”能够通过的程度有限,当然,人之类的肯定没问题。

    叶悠设想的是,能够让舰队也能通过的“次元之门”,而不是像现在这般,需要拆分成无数的零件,慢慢的传输。

    或许,这里以后可以作为自己的家。

    将樱花庄搬到这里?

    然后每天带着穹,乘坐着飞舰去各个世界旅行。

    嗯,的确是不错的想法。

    但自己的世界也还有不少牵挂。

    最起码,一直照顾他们的静姐,就不会抛弃现在的生活。

    再看吧。

    反正不急。

    “现在聊天室内还有一个名额。”

    叶悠思考,该连接哪个世界比较好?

    崩坏世界,漆黑的子弹世界。

    想了想,还是将希儿拉入进主聊天室。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叶悠更想拉奥托,但有点担心他搞事情。

    登录聊天室,进行例常的欢迎仪式后。

    波风水门发来一则消息。

    「黄色闪光:叶悠,不知道你是否方便,大蛇丸想见你。」

    大蛇丸?

    是了。

    自己给了他显微镜,吊起他的胃口。

    现在差不多也晾够了,是时候去看看他了。

    「青空:不过,他怎么会联系到你?」

    「黄色闪光:他说,我身上有你的味道。」

    我的味道?

    操,这么恶心。

    你一个软体动物,干嘛揪着我的味道?

    不过,蛇的嗅觉很灵敏吗?

    还是有什么别的方法,大蛇丸的手段很多。

    这算是在体现自己的价值,想要提高筹码吗?

    算了,这个不重要。

    给科研人员提高福利和待遇,本就是应有之意。

    只要大蛇丸的科学研究,能够让叶悠满意,那么叶悠也会给他相应的尊重。

    以知识交友,就是这么简单且平凡。

    叶悠直接转移到波风水门的身边,四代的笑容还是那么纯粹,金色的头发就像太阳,给人带来温暖。

    “对了,叶悠,惠子快生了。”

    惠子?谁呀?

    叶悠脑海里过了一圈,很快便回忆起来,是香磷的母亲,漩涡一族的遗民,被自己所救,波风水门将她安置在木叶村。

    哦,记起来了。

    上次见她时,肚子就挺大的了。

    “玖辛奈也快了吧。”

    听到这句话,波风水门收敛起笑意,面色有些严肃。

    他点了点头。

    波风水门已经知道在玖辛奈分娩那天,自己的弟子宇智波带土会来袭木叶,制造九尾之乱。

    但上次在雨之国接触了他,不知道带土的计划有没有改变。

    波风水门心想,自己并没有透露出带土的消息,木叶这边也照常运转,他应该还是会来吧。

    然后,这一次,一定要抓住他。

    对于琳的死,四代也一直心存愧疚。

    而了解到带土的叛变,波风水门心中的苦涩更浓。

    是作为老师的自己没有保护好他们。

    叶悠拍了拍他肩膀,“这不是你的错。”

    只能说,是这个世界的错。

    混乱的局势,连绵的战争。

    在第三次忍界大战,谁就能保证自己能活到明天?

    连自己的安危都无法保证,更何况他人。

    “玖辛奈分娩那天,我会过来。”

    “谢谢。”

    无需多说,男人之间不需要婆婆妈妈。

    告别四代,叶悠前往大蛇丸的地下研究室。

    在途中,一道风景让叶悠停下了脚步。

    公园里,有一群孩童在快乐的玩耍,味道一道孤独的身影坐在长椅上,聚精会神的看着上面。

    叶悠走了过去,发现那坐在长椅上的小孩,膝盖上捧着一本书,这书有点眼熟。

    而更让叶悠惊奇的是,小孩看起来年龄十分幼小,大概也就三四岁左右,其他孩子在这个年纪只怕连字都不认识几个,他却是抱着一本书起来。

    “你在看什么?”

    听到叶悠的声音,那小孩抬起头,白色的瞳孔警戒的注视着。

    这是,白眼?

    这小孩是日向一族的吗?

    叶悠坐在小孩的旁边,露出柔和的笑容,“其实我呢,也很喜欢看书。可以给哥哥看一下吗?”

    小孩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了过去。

    叶悠合上书,定睛看向封面——《论阶级斗争》?

    “你叫什么名字?”叶悠问道。

    “日向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