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乱杀

第688章乱杀

    “红色为主杀方。”

    “蓝色为不杀方。”

    “请大家好好称述自己的想法,选择一方。”

    “然后以这座山为战场,胜利对的意见,将作为全班统一的意见。”

    “无论是赢还是输,都不要记恨对方。”

    “老师我啊,会尊重心爱的学生们拼尽全力后作出的决定。”

    “最不喜欢的,就是班级最后分崩离析而终。”

    “如果你们真为老师着想,就约定好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嗖嗖嗖。

    做出抉择的学员学员向丛林奔去,借助草木的掩护,不到数秒的时间,便隐去的身形。

    在暗杀教室经历的大半年的训练,在场的每一位都懂得如何借助环境来隐藏自己的气息,每一个学员,到如今都具有优秀杀手的品质。

    树叶摇晃,伴随着风的方向前进,奔跑的每一步都尽可能小的留下痕迹。

    风吹草动,在隐藏自己的同时,留心敌方的手段,然后向蛇般一击致命。

    28匹孤狼,在荒野的丛林中散布开来。

    胜利的方法:夺取对方的旗帜,或者全灭对手。

    赌上至今为止全部磨练,击溃敌人。

    “撒,开始吧,快乐的厮杀。”

    砰砰。

    在开始枪声响起的瞬间,蓝色方便有两名中弹,迷彩服上绽放出鲜红的染料,直接出局。

    在一开始布阵时,他们就被对方的狙击手瞄准。

    「orange:好厉害。」

    杀老师开启实况转播。

    从叶悠那里借来的微型机器人,遍布森林。

    一来是监督游戏的公平性,二也是向聊天室的大家展现自己心爱学生取得的成绩,这让他倍感自豪。

    「Freedom:这种BB弹的弹道超过50米就会发生严重偏移,在那个距离之下,击毙两人。的确非常优秀。」

    在zaft军队中,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士兵很多。

    但考虑到他们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学生,又是初中生,并且只训练了200多天,这就很恐怖了。

    「neet姬:真人射击游戏,好像很有趣的样子。那两个狙击手是谁?」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是千叶和速水。噜呼呼,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orange:不错嘛。你还真是培养出了不得了的杀手。」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是啊。但是,绝不是只有他们两个。」

    ——突突突突突突。

    下一秒,狙击手后方窜起一道身影,双手持枪,左右开弓,密集的蓝色染料在两位狙击手背后炸开。

    潜伏到他们身后的是一位有着端正容颜的少女,气质温婉而娴静,她舔了舔嘴唇,重新隐匿。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神崎有希子。真是不错的战术啊,之前的训练中一直隐而不露,让大家掉以轻心,在关键的时候展露锋芒。」

    但是,

    神崎有希子抱着枪在悬崖外壁奔跑,突然整个身体被提起来,脚心离地,在半空挣扎。

    视野空白的树枝上方,骤然出现一道黑影,勒住了她的脖子,带着红色染料的匕首,在她雪白的脖颈处划过,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赤羽业。无论是刺杀能力,还能指挥能力,都是一流的存在,假以时日,一定能成长到我无法想象的高度。」

    杀老师如数家珍的解说着。

    数十张画面不断切换,杀老师的兴致十分高昂。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啊,是茅野枫同学!说起来,“杀老师”这个名字还是她取的。前几天知道她是亚久里的妹妹,并且背后也植入了触手,把我吓一跳呢。还好渚同学该出手时就出手啊。没想到触手被拔除后的她,动作也这么灵敏.....呀,被暗枪打死了。」

    聊天室在线的众人,也津津有味的看着。

    但是却找不到一个人。

    「Asuna:说起来,惠也在你们那边吧?她没有参加这次对决吗?」

    “额......”

    杀老师东张西望,安装在丛林的所有监控都没有捕捉到她的身影。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咳哼,咳哼。」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战况真是激烈啊。才开始十分钟不到,双方已经损失近半。虽然一开始就有节奏的按照计划行动,但深刻在人类基因中“自由”的基因还是打乱了步调。」

    杀老师站在高台,挥舞着触手。

    老实说,他内心比决斗的学生们还要紧张。

    毕竟,这一次丛林战,就相当于测验,是检验他教学成果的时候。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不过看起来,双方的主将都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推进也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差不多要夺取对方旗帜的阶段了......嗯?旗帜呢?蓝方的旗帜不见了?守护旗帜的三名同学也倒下了?看来是红方赢了。但是...时蓝方的谁夺取了旗帜?」

    找不到?

    找不到。

    怎么翻看从监控也找不到。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等一下,怎么大家退场的速度这么快?」

    就在杀老师意识到什么,唰唰的留着冷汗。

    「Asuna:看到惠了。」

    加藤同学正扛着旗帜,旁若无人的在丛林中穿行,一刀一个。

    战术,谋略,陷阱,信念,在看不到的敌人面前都灰飞烟灭。

    加藤惠能够准确的找到隐藏的学生,摧枯拉朽的在他们脖子上留下痕迹,然后悄然离去。

    被“割喉”的学生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退场,前往“死者”集中的空地。

    加藤惠直接前往红色方的阵地,一路顺带将遇到的人全“杀了”。

    「背负永恒疾风命运之皇子:不是吧,不是吧。还手之力都没有?赤羽业,业同学一定可以......怎么见面就死了!」

    赤羽业只知道自己被割喉了,但是连对方身形都没有看到,这让他充满了不甘。

    但规则就是规则,即便再怎么不甘心,他也必须退场。

    来到空地时,他愣住了,几乎全班都在这里。

    另一个方向,与他争执的潮田渚,也灰头丧气的走出来。

    对方也看到了赤羽业,两人对视,身形皆是一滞,他们的脖子上都留下了一道弧线。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看错的话,好像全班的人都在这里?

    就在众人迷茫时,加藤惠扛着红蓝双旗,一步一步,十分普通的、像是旅游回来般,从密林处走出。

    “嘿~咻~”

    将旗帜插在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