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怎么多了一把匕首?

第687章怎么多了一把匕首?

    离开加藤惠的房间,夜色已浓。

    自然不可能在独居的女孩子家过夜。

    理之核心的研究了瓶颈,叶悠也没有非要必要一直待在崩坏世界。

    或许出去散散心,再回头看问题时,可能得到新的思路。

    逆熵和天命还存在相当大的分歧,相互争斗数十年,矛盾很多,有些问题也非常尖锐。

    但双方高层在极力协商,最终达成一致共识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这个纪元除开第一律者,后三个律者的出现,都有着人为的痕迹,并且成功的压制了崩坏意志,虽然只是暂时,但也可以预见以人类之资御使权能的可能。

    崩坏的强度和文明发展的程度有关。伴随着文明而生,人类的文明越是发展,崩坏的抑制越是变得强大。

    叶悠猜测,这个世代的文明还远未达到诞生律者的程度。

    五万年前的超文明,虽然没有走向星辰大海,但只能说点错了科技树,其很多方面的科技含量之高即便是基拉世界也远远比不上。

    而律者正是在那个文明最为繁荣昌盛的顶点而降临。

    这个时代,工业革命才刚刚吹响号角,才不过处于电器时代,就诞生了第一律者。

    总觉得是在“不正确的时间”降临。并且第一律者本身也充满了各种谜团。

    不过,如此一来,反倒给了人类机会。

    崩坏的强度与文明的发展程度有关。在低文明程度下,这个时代的律者的强度,可能也比不上五万年前超文明时代的所诞生的律者。

    或许这也是能够以人类意识压制崩坏意识的关键点。

    在奥托所给的关于前文明纪元的律者信息中,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人类意识压制崩坏意识的例子。

    这正是这个纪元崩坏还不够强大的证明。

    然而虽然21世纪人类的整体文明远落后五万年前,但是,其战力却说不上逊色多少。

    奥托所掌握的超文明遗产,逆熵的黑科技,还有被困于量子之海最强的战士。

    而在某些方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某学园的律者窝。

    所以,在如今内斗趋于平淡的环境下,暂时倒也可以悠哉悠哉的等候下一个律者降临。

    叶悠回到夏威夷海边别墅,得知警报昨晚拉响7次,德丽莎烦躁得想拿犹大锤人。

    但这都无关紧要,叶悠布置了一个真空结界,便开始久违的补番之旅。

    另一边,加藤惠迎来了第二个早晨。

    矮桌上还残留着四个空盒子,叶悠和杀老师居然将自己的布丁全都吃了。

    加藤惠面无表情的将垃圾分好类,投放到指定回收发站,直接直接前往椚丘中学的旧校舍。

    在后山一直训练的空空地,学生门分成两派,相互对峙。

    “反对。你说要拯救杀老师?具体到底要怎么做?我们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如果没有找到方法,时间到了,该怎么办?”

    长相凶恶,就像是混极道的寺板龙马抱着臂膀,表情严厉的说道:“你觉得那种半吊子的结局,和半瓶水的学生,那家伙会开心吗?”

    潮田渚出现动摇,连带语气也无法坚定,“但,但是……如果不努力一下是话……”

    “——有才能到家伙啊。”从背后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赤羽业,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存在,立在树荫下,“总会误以为万事都如自己的意愿的进展呢。”

    他靠着树干,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浮现的是毫无感情的微笑,

    “我说,渚,你是不是稍微有点得意忘形了?”

    正如名字一般,有着火红头发的赤羽业缓缓向潮田渚走去,

    “E班最有暗杀能力的就是渚呢,这样的你,却说要放弃暗杀?根本不顾及那些没有才能,却拼命想要努力的人。

    打个比方的话,就像长得帅的人对矮矬穷说不要拼命找女朋友了哦,这样的感觉吧。

    呐,渚,你决定这样不是很过分吗?”

    潮田渚手指微颤,紧贴在裤子上,“我不是这个意思……而且暗杀能力,业你比我强多了。”

    “啊啊——”赤羽业捂着后颈,皱起眉头,一向皮笑肉不笑的他露出了极少见的怒容,“就是因为你说这种话,我才更加恼火,实际你才是最不理解弱者的感受吧。”

    “不是。我只是——想要更加真实点想法,业难道你也想杀了杀老师吗?一起去旅行,去看电影,不是有很多开心的事情吗!”

    “所以啊!”业怒吼起来,“那只章鱼这么努力,就是为了不出现,像渚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家伙,才会让班级充满欢乐吧。”

    赤羽业逼向潮田渚,“杀意弱化了,这个教室就无法成立了,他的这种努力你不明白吗?不仅是身体,你的柰子也是小学生吗?”

    潮田渚抬起头,蓝发遮盖下的眼神骤然变得凌厉起来。

    赤羽业无法忍受这样的视线,火焰顿时蹿到心头,“那是什么眼神?区区一只小动物,居然敢来反抗人类吗?”

    赤羽业推搡着瘦弱的潮田渚,

    “有意见的话——”

    一边推一边挑衅,“就打赢我一次再说啊。我接受,来啊。来吧,来吧,来吧。”

    嘶——

    潮田渚抱住赤羽业的推手,身体猛的弹起,双腿如毒蛇一般缠绕到他的脖子。

    ——跳跃式三角绞!

    赤羽业心中猛的一震,顺势朝前倒下,将挂在身上的潮田渚猛的摔在地上,但缠绕在脖子上的双腿如老虎钳一般没有丝毫放松。

    赤羽业涨红了脸,额头青筋爆出,就在让人怀疑他会不会就这么窒息而死的时候,杀老师出现了。

    “好了好了,国中生的吵架的水平已经够了。but,以暗杀任务为目标而开始的教室,用这个来决定如何?”

    杀老师穿着军装,带着墨镜,左右各持一把冲锋枪和手枪,叼着的雪茄向上冒出白色的烟圈。

    地上有两个箱子,分别涂山了红色和蓝色的油漆,里面装满了枪械和匕首。

    红色代表应该继续杀死老师。

    蓝色代表应该终止刺杀行为。

    大家深思熟虑后,遵循自己的意愿,选择阵营。

    然后,彼此厮杀。

    最后以获胜的一方意见为准。

    很快,大家便分成了两组。

    潮田渚在领装备时,目光出现一丝疑惑,“怎么多了一把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