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为什么要尊重上帝?

第686章为什么要尊重上帝?

    “有个问题。”

    吃完加藤惠的奶油布丁——叶悠总算蹭到她的零食,以前都是加藤惠来樱花庄。

    叶悠问道:“按照《暗杀教室》的剧情发展,杀老师最后自愿被潮田渚刺进心脏。是自己想死,还是担心那百分之一的反物质湮灭将地球化为尘埃?”

    “噜呼呼。”杀老师扭动着触手,“怎么说呢。看着动漫,然后回答这个问题,心情有点微妙。不过你为什么这么问?”

    杀老师翻看《暗杀教室》的剧本,“被困在地之盾里,太空又有绝杀的天之矛,与其死在不知所谓的联合国秘密部队中,还不如让自己的学生来完成最后一击。而且,”

    杀老师抬起头,“正如这里面所说,我的生命本来就会在最后一学期迎来终点。”

    叶悠摇了摇,“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从月球的实验室飞过来的吗?也就是说,你可以轻易突破大气层外太空吧?”

    杀老师愣了愣,“是的。”

    “虽然只有百分之一的概率——老化导致细胞分裂到达极限时,在分裂停止的瞬间,反物质生成循环脱离细胞,将周围的物质连锁变换为反物质,从而将地球灰飞烟灭吧。”

    叶悠将吃完的布丁盒推到对面,加藤惠拿起,扔到旁边的垃圾桶。

    叶悠道:“那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啊。在最后时刻,飞到外太空去,不就行了吗?”

    “诶?还可以这样吗?”

    杀老师仿佛受到某种巨大的冲击,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在原地。

    对啊,还可以这样啊。

    先不提那百分之一的自爆概率,就算百分百会变成一颗反物质炸弹,也可以飞到外太空啊。

    为什么总是杞人忧天的担心带着地球一起化为宇宙的尘埃。

    “嘿呀,牙白得斯呢。叶悠同学。”

    杀老师像风吹杨柳般抖动着触手。

    即便最后没有找到让细胞再生的办法,也不用担心这颗星球,这颗有着自己可爱学生的星球,这颗自己思念之人曾经生活过的星辰,会因为自己而毁灭。

    “其实还可以进行次元转移喔。”

    加藤惠低头看着智能手机,若无其事的说道。

    “呀!”

    杀老师吓得一个激灵,“加藤同学原来也在啊。”

    “这里好歹也是说的房间喔。”

    “不知不觉就忘记了呢。”杀老师的触手摸着圆乎乎的后脑说道。

    “说起来,已经十一月了啊,时间过得可真快,已经到了学生们填报志愿的时候了。”

    国中三年级,在12月放假后,就只剩最后一个学期。

    元旦新年过后将迎来他们最难熬的应试季节。

    或参加统考,或选择难度大的私立学校点自主招生,或是去职业技术学校。

    而杀老师也将结束在椚丘中学的教师生涯。

    “放心好了,你的学生们都很优秀,《暗杀教室》结局时,他们不都是找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吗?”

    “可那只是动漫啊。实在无法作为参考,我不是还死了吗?现在未来会往哪个方向发展,谁也说不准。”

    “额,也对。”

    滋——

    就在杀老师唉声叹气时,连叶悠也没有注意到,特质的匕首扎进了杀老师的胸口。

    是加藤惠,她眼睛仍旧盯着手机屏幕,右手食指向上翻动着什么。

    而在左边,她纤细的左手捏着匕首,若无其事的捅了进去。

    杀老师的细胞在接触到特质的匕首时像是沸腾一般崩溃开来,然后留下一道残影。

    加藤惠表情平淡的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叶悠同学,阿库娅在叫你喔。”

    “??”

    面对此情此景,叶悠头上直接出现两个问号。

    这,这太可怕了吧。

    刚才那一刀是冲着心脏去的吧。

    刺中了绝对会死的吧?

    加藤你为什么可以这么平淡啊。

    真的是在和平的极东之地长大的女子高中生吗?

    最关键的是,在加藤惠刺出匕首前,就连叶悠也没有察觉到她的动作。

    “呼呼~~”

    杀老师此刻躲到了墙角,圆滚滚的脸上留下豆大的汗珠,呼吸急促,“好可怕,好可怕!差一点就以为自己死了,真的就差一点!”

    叶悠看着加藤惠刺杀心脏就像吃饭喝水般习以为常,不禁呵呵干笑两声,打开聊天室。

    阿库娅此刻正在聊天室大发牢骚。

    「阿库娅:啊啊,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阿库娅:那种破店子,居然敢将本女神赶出来!」

    叶悠平复刚才被加藤惠震到的心情,瞬间看破了阿库娅的本质,

    「青空:只是因为你没有带钱吧。」

    「阿库娅:顾客是上帝,更何况我还是货真价实的女神,应该尊重我,爱护我。」

    「青空:这句话稍微有点不对。」

    「青空:顾客是上帝,应该被尊重。其核心逻辑是,我们应该尊重上帝。」

    因为:上帝→被尊重。

    又:顾客→上帝。

    所以:顾客→被尊重。

    在认同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就认同了“上帝应该被尊重”。

    「青空:上帝什么鬼?我为什么要尊重他?」

    不知何时起,“顾客是上帝”这样的广告语突然就在全球范围内流行起来。

    在叶悠看来,这其实就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入侵。

    “上帝应该是要被尊重的”,这样的概念无时无刻、无声无息的植入每一个消费者的心中。

    相当于全球范围内的布道。

    那么,究竟是谁,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第一句说出这样的话了?

    要知道,绝大多数热点并不是因为它的独特性,更多时候其实取决于背后推波助澜的人。

    如今虽说是信息时代,但其实每个人也是置身于信息樊笼,是各种各样的媒体、平台,让你看什么,你才能看到什么。

    「阿库娅:上帝什么都不重要啦,关键是那金拱门的小子真的很讨厌。都说了下次一定付钱,居然还是将我赶出来。」

    阿库娅气呼呼,现在肚子还饿着。

    尤其是一想到被赶出来时,周围人看自己的目光,就更加委屈了。

    不说别的,以这个世界的眼光,自己好歹也是货真价实的美少女啊。

    不应该被这么粗鲁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