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零六、潜藏

=========还差3000多字就大改完了,终于!终于!要吐血了!!=========

    =====宝贝们久等了!改了好几天了【捂脸】========

    =====因为改动剧情前后牵扯,所以没有改好一章发一章,见谅呀!===========

    (这小子怎么回事?难道是突然发现上古真相,一时接受不了?)

    “袋子”先辈在已经被搬空的密室里飘来飘去,是苦思冥想,也不明白这小辈哪来的那么大气性,索性亮了亮光,作罢了。

    (反正这小子看着也是个有点能耐的,得到了这密室里的东西,看了那上古记录,若是能再来点机缘,获得那张神秘的药方,定是能救老夫重生的!不急,不急……)

    鲛玉龙就如一阵飓风,袭入裴府,是叫丫鬟们都吓白了脸,人已入内,她们才反应过来,惊慌向屋里探去视线,呆愣片刻,又纷纷羞红着小脸,掩了面容,转回身来。

    小表情是一个比一个正经,但小姑娘们的心思却早已乱了。

    (如此绝美的凤公子,居然如此黏夫人啊,这才分开不过半日,一回来就扑过去抱上了呢!)

    刚午间小憩结束不久,还有些迷瞪的凰映月,突然被熟悉之人紧紧锁入怀中,不禁更显迷茫。

    凰映月呆呆的,鲛玉龙却心思比那些看了羞涩一幕的门外小丫鬟们还乱。

    “映月,映月……”他一声声轻唤着。

    那古籍中的一切,他自是不信那写书之人的言语,但事件…现今大陆上的种种,令他不得不去相信。

    他也不知为何,此刻只想紧紧抱着凰映月,寻求安稳和温暖,有那么一刹那,仿若回到了曾经在至凰国尊凰殿里的那些时光,映月护着单纯又弱小的他。

    他心中有着大胆的猜测,这个猜测令他格外害怕,只有紧紧抱着,他才能真实的感受到,他们就是他们,不是任何人。

    如今的他与映月,都还安好!如今的世间,也还算是祥和!

    (不行,我必须尽快统一,上古时期的事情…绝对,绝对不能重演!)

    “映月,前世今生,天道轮回。这些东西,你可信?”

    鲛玉龙明白,如今的凰映月不会回答他。

    而曾经的凰映月,或许会挑眉桀骜一笑,坚定回他:“不信”,随后道些她对今世的鸿鹄之志。

    也或许会眸中流波几转,轻佻一笑,挑起他的下巴:“怎么,娇娇想来生转世也与我在一起不成”,随后呵呵笑着,看他耳尖红透。

    (哎……)

    鲛玉龙心底一声轻叹,抚上乖巧趴在他怀中的映月的秀发,无限怜惜与自责。

    日落国.

    以前日落国传的最火的,就是“绝对不能惹了康小王爷”,而如今,却变成了“王被至凰国女子训成了妻管严”!

    也无外乎会如此传,实在是这些时日,日落国的军营里几乎天天都在上演着这样的一幕……

    “王后,王请您回宫用膳。”

    “……”

    影月正在给手底下的兵将演示各种兵器各自的优劣和使用技巧,一会儿是一根长棍,虎虎生风,一会儿是一柄长剑,寒光出鞘。

    总之,根本没空搭理这来传话的公公,更是懒得搭理。

    对凤凰军营出身的影月来说,这些日落国将士的一手兵器简直耍的没眼看,心知鲛玉龙强悍的她,难免有些上火着急。

    (我凤凰军仗着一身灵力,都不敢懈怠兵器运用。不过是区区阵法术,居然就叫尔等懒成了这般模样!)

    这句话简直不知是在影月的心中盘旋了多少遍了,要不是实在懒得废话,她定是要吼给这些不上进的将士的!

    因此,莫说回宫只为用膳了,就连夜间入寝,也都因整个军营的将士跪地恳求,她才勉强答应康落入夜回宫歇息,也给这些日落国将士一夜喘息休息的时间。

    “咳,王。这……”

    这位公公已经习惯王后对他的忽视了,小碎步后移,直到退到了不远处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后面,才停了脚步。

    他们的新王,此刻正藏在树后偷看呢!笑得一脸明媚。

    也无需这公公多说什么,这过程已经走了无数遍了,康落抬手叫公公住口的动作也是越来越早。

    “你不行,这需要本王亲自上。”

    公公看着新王那得得瑟瑟的笑,心想:也不知王这都是从哪里找来的自信…这么多次了,还不明白吗?

    不过他不敢说,只得“喏”一声,跟在王的身后向王后走去。

    “王后,月儿,累了吧?陪本王回去用膳呗?日头如此大,要是晒坏了,本王心疼啊。若……”

    “叫我将军。”

    康落话未说完,就被影月一招晃过,长剑指了喉,冷冷打断。

    公公和众将士当即跪地惶恐,王与后二人却依旧春暖花开,哦,不,是他们的王,面对着王后的六月飞雪,独自沉浸在春暖花开里。

    “刀剑无眼的,月儿,吓人。”

    太可笑了!太可笑了!若蔡相还在,此刻估摸着是白眼翻上了天:他康落怕过什么!?

    “将军,手下留情!”

    众人也配合的齐声高呼,影月面色毫无触动,但还是利落地长剑收入鞘了。

    “政务不忙?”

    不得不说,这点也是让影月对康落稍有些刮目相看的。

    刚登基,康落却做到了稳准狠,不过短短数月,已将日落国的一切都牢牢掌握在了手中,蔡相党羽更是消失殆尽!

    “不不不!太上皇当初后都不要,本王哪里需要妃子?月儿,那折子本王已经给扯了!”

    (“太上皇”蔡公公什么情况,你跟他比?)

    (不跟他比,我也绝对不纳妃!信我!)

    康落在影月的盯视下,求生欲很强,而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用眼神嘀咕了起来……

    (瞧,咱们王一面对王后就怂了!你看,王后连纳妃都不许,王都不敢反抗!)

    (嘿,兄弟。你刚是开小差,没看咱王后耍兵器吗?别说纳妃,就那本名正言顺能为妃,还叫王当初没少宠爱的杏姑娘,不都被迫请辞离去了?)

    (哎,杏姑娘入府晚,还算好的。王曾经府邸里,还有那么多陪伴了王好几年的呢,不也都到头来一场空,依旧没名没份的姑娘,全都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