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辅娇娘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44 文书

手术成功的事给了二东家莫大的鼓舞,他决定与顾娇说说接诊的事。

    当初顾娇承诺的是一个月接诊一次,从顾娇来回春堂刚好满一个月,他觉得自己可以把日程安排上了。

    当然了,因为事关重大,他决定有些与病情无关的消息可以先不交代出来,譬如,治不好会被砍头之类的……

    哪知他压根儿还没说到对方是谁呢,就被顾娇一口拒绝了。

    “为什么?”二东家一脸惊愕。

    顾娇不假思索道:“太远了,我不出诊。你告诉他,他若要治病,让他自己到回春堂来。”

    “我……”二东家都懵了,人家连御医都能请到府上去的,怎么可能屈尊降贵来一个小镇上的医馆?

    二东家讪讪笑道:“不远不远,就在清泉镇附近的温泉山庄内。”

    顾娇挑眉:“都出镇子了,还不远吗?”

    “……”二东家无言以对。

    二东家时常觉得顾娇太能干了,着实不像一个村妇,然而这一刻她却嫌二十里外的温泉山庄远,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做没出过远门的小村妇。

    二东家有些委屈地看向顾娇:“说好了的,一个月接诊一次。”

    顾娇摊手道:“是啊,是接诊一次,但不是出诊一次啊。”

    二东家最终在顾娇的各种道理中败下阵来,说白了,也是他不愿与顾娇撕破脸,从前不想撕破,而今见识了她的医术就更不愿撕破了。

    “顾姑娘没答应就没答应吧,好歹是保了咱们回春堂一条命。”王掌柜得知顾娇拒绝后,暗暗松了一口气。

    二东家一筹莫展道:“你懂什么?我帖子都递出去了……”

    王掌柜惊得原地跳了起来:“东家!你说啥?”

    二东家轻咳一声,道:“我这不是寻思着她一定能治好萧公子么?就……就提前递了拜帖。”

    全昭国都知道定安侯府的小公子病了,就算治坏了的后果很严重,可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还是有很多大夫排队上门为小公子看诊的。

    要是现在才递帖子,等排到他们时小公子指不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王掌柜简直不知该说二东家什么好了!

    “不去也没事儿。”二东家撇嘴儿说。

    顾娇对二东家与王掌柜的谈话一无所知,她去大堂抓了药,为了不让人看出她抓的是治疗麻风病的药,她额外多配了好几样药材,恰巧能在家里制作一点金疮药。

    冯林回了书院,顾娇与萧六郎坐罗二叔的牛车回了村。

    萧六郎虽是不疼了,但右腿脚没有恢复力气,暂时丢不开拐杖。

    他杵着拐杖与顾娇往回走,远远的瞧见一辆马车停在他们家门口,马车上的徽记有些熟悉。

    马车俨然也是刚到,车夫掀开帘子,将一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扶了下来。

    “请问,是萧六郎的家吗?”中年男子在门外客气地问。

    “我就是。”萧六郎淡淡出声。

    中年男子转过身来,看到萧六郎与顾娇,露出一抹温和不已的笑:“我是天香书院的管事,我姓刘,院长与我家老爷让我送些东西过来。”

    若是顾家人在这里,一定就能认出他便是当初给顾小顺送入学文书的男子。

    他从包袱里拿出一封信递给萧六郎:“这是院长给你的。”又拿了一个锦盒给顾娇,“这是我家老爷给顾小公子的。”

    一听顾小顺也有份儿,二人就猜到他口中的老爷是谁了。

    萧六郎接过信件,顾娇接过锦盒。

    顾娇道:“刘管事进屋坐坐吧。”

    刘管事笑了笑:“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时,姑婆在里面喊萧六郎,萧六郎杵着拐杖进了屋。

    刘管事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递到顾娇的手上:“这是我家老爷送给姑娘的。”

    “为什么送给我?”顾娇问。

    刘管事但笑不语,转身上了马车。

    顾娇回屋看了老者送来的东西,给顾小顺的是一支十分精致的狼毫笔,而给她的则是一块触手温润的羊脂暖玉。

    她体质偏寒,暖玉戴在身上,几乎像是贴了个迷你版的暖宝宝一样。

    顾娇就算再不懂行也看出这是一块宝玉,其价值绝不在顾小顺的狼毫笔之下。

    顾娇托下巴,喃喃道:“唔,还以为自己瞒过去了呢……”

    原来老爷爷早知道是她了呀。

    顾娇对自己的新年礼物十分满意,忙跑去看院长给萧六郎送了什么,结果就见萧六郎黑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恨不得把什么给撕碎的模样。

    “怎么啦?”顾娇探出一颗小脑袋问。

    萧六郎想把不该有的证据毁尸灭迹,奈何顾娇已经走了过来,并成功拿起了他手中的文书。

    “这个是什么呀?好像还有衙门的公章。”顾娇指着文书上一个自己刚学过的字,念道,“试。是有考试吗?”

    “……嗯,县试。”

    可恶的院长,竟然背着他给他报了这个月的县试!

    他一点也不想县试!!!

    “你报的?”顾娇问。

    “院长报的。”萧六郎咬牙说。

    这就很让顾娇惊讶了:“全班都给报了吗?”

    “应该没有。”萧六郎道。

    也对,顾小顺就没有。

    萧六郎是班上出了名的倒数,从入学到放年假,没有一次考试跳出过倒数第三。就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成绩,院长大人都不放弃,亲自给他报了县试,这是多么伟大的人民教师啊!

    院长在顾娇心目中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

    “相公,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拜访一下院长,给他送点礼!”顾娇的眸子亮晶晶的,前世她就想贿赂老师了,可一则没人替她贿赂,二则她成绩太好也根本不需要贿赂。

    相公成绩这么差,还不赶紧和院长搞好关系吗?

    “不要。”萧六郎表示拒绝,见顾娇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别扭地撇过头去,“太远了。”

    顾娇问道:“在哪儿呀?”

    萧六郎按住想造反的良心:“温泉山庄附近,都出镇子了。”

    顾娇对医馆的事一秒失忆:“不远不远!一点都不远!你在家安心养伤,我和小顺明天就去!”

    ------题外话------

    二东家:我怀疑你双标,并且已经掌握了证据!

    评论区恢复啦,欢迎来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