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真相

“风阁主。”云锦抱着孩子,朝着风无情弯了弯腰。

    风无情在周围看了两眼:“你也进去吧。”

    “阁主。”

    云锦没有进去,反而走到风无情的面前:“请阁主进去屋子,主子走的时候说过,如果遇到麻烦,一定要阁主与小世子们一起,旁人没有能力。”

    云锦从未听安凌云这么说过,但她必须把风无情带在身边。

    风无情看了眼屋子那边,随即进了屋子,云锦跟了进去。

    无伤留在外面,阿宇也留在外面。

    阿宇至今都很郁闷,没有跟着宫卿珏去边关。

    风无情第一次到几个孩子的屋子里,屋子里空旷宽敞,都是在地上休息,几个孩子此时睡的很香甜,地上还趴着短尾狐和小老虎,还有一只乌鸦。

    他们分别有自己休息的地方,但他们的位置都围绕着一个孩子。

    地上睡着四个孩子,三个是睡的,一个是睁开眼睛的,这个就是小老虎和短尾狐守护的那个。

    看到风无情,小五闭上眼睛。

    安将军也睡醒起来了,云锦抱着老三朝着安将军弯了弯腰:“将军。”

    安将军嗯了一声,弯腰抱起老大。

    门外有人过来,推开门徐公公进来了:“外面来人啦!”

    徐公公此时很担忧,忙着换上衣服进门来,也不管是哪个,随便的抱起一个在怀里护着。

    门外跟着王怀安也进来了,进门换了鞋,走到老二面前弯腰抱起。

    云锦一个,徐公公一个,安将军一个,王怀安一个。

    四人一人一个,剩下小五没人管了。

    云锦就跟预料到了一样,看向风无情:“听说风阁主收了五世子做徒弟,风阁主有劳了。”

    风无情走去,弯腰抱起小五,小五闭着眼睛,好像根本没反应。

    徐公公抱着老四拍了拍:“这帮天杀的,王爷,王妃刚刚离开几天,就跑来送死了。”

    云锦好笑:“公公说的是。”

    云锦带头去坐下,红桃绿柳也来了,她们都不害怕,准备了茶点,放了一张圆形桌子,五个人坐下,喝茶吃糕点。

    云锦为了缓和气氛,还出了灯谜,一起猜灯谜。

    外面开始打斗,打了半个时辰才安静下来。

    但很快又传来了一些人的声音,云锦抬头:“看来是有些能力的人来了。”

    风无情看着怀里毫无反应的小五,对这个孩子有些奇怪,其他的孩子起码还睁开眼睛看看,动一动继续睡,这个就闭着眼睛不睁开,但他肯定没睡。

    风无情身边趴着小老虎,小老虎好像自来熟,自从风无情抱着小五开始,小老虎就趴在风无情的腿边,短尾狐也在他的范围内,还有小黑鸦,在一边一直盯着小五。

    屋外安静下来,无伤怒喝:“什么人,如此猖狂?”

    “宗亲王!”有人淡然道,云锦扭身看去,起身站了起来。

    无伤和阿宇同时冲了出去,跟外面的十几个人打了起来,云锦知道,她的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云锦看向风无情:“有劳阁主了。”

    风无情根本不在意这些,门呼一声打开,风无情迈步朝着门口走去,云锦弯腰拿起被子扔过去:“阁主,被子。”

    风无情一把抓住被子裹在小五身上,一手抱着小五,走了出去。

    安将军等人抱着孩子,用被子裹住,跟了出去,但徐公公和王怀安不敢,走到门口就停下了,孩子要紧他们可不会逞强。

    云锦胆子大,站在屋子外也没有太出去过,只有安将军和风无情去了外面。

    阿宇被人一脚踹飞,摔在地上吐了一口血。

    无伤一个人对付十几个人,也有些寡不敌众。

    风无情淡淡的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人,踩了一脚阿宇扔下的剑,剑从地上弹起,风无情抬起手,剑落到他手里,他横着手臂,淡漠的注视面具人。

    “原来是个见不得光的东西,竟然也敢到闲王府闹事。”风无情淡然笑了一下。

    宗亲王抽出剑:“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今天你有来无回就对了。”

    风无情正打算动手,君子阁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宗亲王?”

    云萝钏没想到,会在闲王府见到宗亲王。

    宗亲王愣了一下,缓缓看向君子阁的门口,他停顿了一下,面向云萝钏那边。

    云萝钏摇了摇头,好笑的想哭:“我以为你死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萝钏说话的时候看向地上,地上都是横尸,都是闲王府的人,她见过云锦训练这些人。

    宗亲王拿下面罩,他的脸还是他没错。

    云萝钏问:“为什么你要回来?你不是死了么?为什么?”

    “钏儿,本王不甘心,本王早晚要带你走,风风光光的迎娶你,要你做本王的皇后,要你成为四方大陆之上,最有荣耀的女人。”

    宗亲王把手里的面具挂在腰上,云萝钏看着面具出神了一会:“是你毁了坟墓?是你?”

    面具云萝钏是认识的。

    宗亲王笑了下,英俊的脸并没有窘迫:“钏儿,还记得本王跟你说过,本王可以不要这个天下,但本王不能不要你。

    若你跟本王走,从此本王不回来,江山也不要,大梁国永远安宁,你可愿意?”

    云萝钏抿住嘴唇:“坟墓是你毁掉的,面具是你拿走的?”

    云萝钏眼泪在眼角里面打转。

    “是,是本王。”宗亲王朝着云萝钏走,端王走到云萝钏的身前挡住云萝钏。

    “你要本王的女人,你问过本王了么?”端王目光犀利,手握长剑,另外一只手拉着云萝钏冰凉的小手,他是心疼,更是怨恨。

    宗亲王惦记着他的女人。

    “宫卿琰,你比我只是多了个身份,你并不尊贵,一个连国公府都瞧不上的人,你配不上钏儿。”

    端王好笑:“是否配得上,你说了不算,国公府也说了不算,本王说了算。”

    端王拉着发呆的云萝钏走到云锦他们身边,转身看云萝钏:“没什么好哭的,他不值得,在这里等本王。

    人人都瞧不起本王,本王偏不相信,本王今天就要赢他。”

    云萝钏擦了擦眼泪:“你既然是被冤枉的,为什么我不高兴,你还不告诉我?”

    端王愣了一下:“本王只是听他们的,是闲王要本王保密的,这个世上不需要宗亲王,宗亲王本来就该死。”

    “……”云萝钏不相信,她只是看着端王不说话。

    宗亲王有些气:“钏儿,你可记得,桃花树下,答应过本王的事情,你说若有朝一日,本王成了事,你愿意陪在本王身边?”

    “……”云萝钏看向宗亲王:“过去年纪小我还看不懂你,如今看懂了,我就不该认识你!”

    “……”宗亲王愣了一下,脸上是冰冷。

    “宫卿琰,本王今天要你死的比狗都难看。”宗亲王挥剑而上,端王喊了一声保护王妃,纵身冲了出去。

    云萝钏随即抽了一把剑,纵身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