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今日有些反常(三更)

将近十一点,苏樱和巴尔珠尔一起去了直郡王府。她主动邀请巴尔珠尔陪她来的。虽然她不惧这些女人们的小心思,但有个可靠的人在身边,还是心安一些。

    送帖人把给她的帖子送到了朱家庄,并留话:大福晋说苏姑娘是她的好朋友,请姑娘一定赴宴。

    大福晋下的帖子,即使不特意叮嘱,也无法推托。明知可能是个圈套,还得睁着眼往里钻。

    这个时候匆忙开茶宴请女客,明显是想提前看秀女。

    看秀女,让她去干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只是不知道有心人想作什么妖。

    苏樱坐在引路嬷嬷安排的暖厅里,看着纳兰分花拂柳而来,放下了心。纳兰就是一个单纯又骄傲的贵家女,耍手段也是浅显的,不会有很龌龊的心思。

    这也让苏樱颇感意外。马蓉可是个胆子大,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人,特意让她来一趟,竟然就安排了一个纳兰。还以为又是群攻呢。

    在苏樱暗自琢磨的时候,纳兰与她隔了一个小茶几,坐在了她另一侧的软椅上。

    扭脸面朝她,浅笑道:“听说,我家摆宴那日,苏姑娘在茶宴上说想求我家主子爷原谅,想回雍王府。有这回事吗?”

    此时暖厅里,除了她们两个之外,还有三名女子在距离她们十几步远的地方。

    纳兰的话不高不低,刚好被她们听到,又不显得刻意张扬。

    苏樱在别人侧目之下,僵硬地说:“有。”

    纳兰没料到她承认的这么爽利,怔了一下,“这中间想必是有什么误会。我家主子爷一直对苏姑娘念念不忘,昨儿清早还在同我说苏姑娘的各种好,说苏姑娘即使离府了,也断不会讲主子爷的是非。”

    她看到苏樱的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心想,这话还真说到点子上了。就是让你知道,主子爷什么事都会同我商议。

    绞玩着手里的帕子,接着说:“现在府里人不多,也需要再添些。苏姑娘不如趁着这个时机,有什么话与主子爷说开来。赶在年前进府。”

    苏樱不断的告诉自己,纳兰现在是四福晋,自己只是外人。他同他福晋什么时候议论自己都理所当然。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烦燥。

    什么时候议论自己不行,偏偏是昨天。

    苏樱没想着纳兰会说谎,有准确的时间,有谈话的内容。再没心眼的人,也不会编排这么容易证实的谎话。

    “很报歉,让四福晋误会了。我那日是同她们说笑。”

    纳兰急声接话:“这么说,苏姑娘是不打算回府?”

    苏樱:“是。”

    纳兰暗喜,把话压低了一些:“若是主子爷求你呢?”

    被人逼问,苏樱有些不耐烦,“我刚说过了。”

    纳兰迫不及待地说:“苏姑娘若是真没回去的打算,就要让主子爷知道,好让他彻底断了念头。免得他的心一直在你身上。”

    “他有什么念头,我又管不住。”

    苏樱觉得今天的自己有些反常,像个没头脑没思想没见识的后宅女子,别人两句话就能被激怒。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准备离开。

    纳兰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苏姑娘听我把话说完。”

    方才支着耳朵听这边谈话的三位女子,齐齐看来。

    苏樱只好坐下。

    “你说。”

    纳兰迟迟疑疑地松开了手,接着低声说:“苏姑娘是做过福晋的人,一定知道自己的男人惦记着府外的女子,是种什么心情。”加重了语气,“屈辱又不甘心。”

    苏樱侧身,直视着她说:“四福晋是让我体谅您的难处吗?我做四福晋的时候,你当着我的面,要追我男人而去,你有体谅过我吗?身为福晋你应该清楚,皇子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即使我现在有心想回去,也没有对不起你。最起码,我没有当着你的面,说要同他如何。你当初可是当着我的面,说不准他看旁的女子。你有想过,我当时的心情吗?”

    纳兰对苏樱的了解,仅限于府里老人的只言片语,以及胤禛昨天对她的评价。再就是在老府时,从她对待李氏,和对待的自己的态度上,推断出来的。以为苏樱是个温和软糯的人,软硬兼施她就退缩了。

    哪会想到,她会如此咄咄逼人。

    纳兰一时间接不上话来。

    半天后,硬着头皮说自己准备好的话:“苏姑娘想让主子爷对你死心,你就要让他先死心,让他知道你心里根本就没有他。”

    苏樱:“四福晋教教我怎么做?”

    纳兰强装笑脸,“我说了,苏姑娘会听吗?”

    苏樱:“你说说看,主意好的话,我考虑一下。”

    此时,苏樱真是想着,只要能有让胤禛离她远的办法,谁的主意,她都采纳。她从未有哪一时刻,如此时这般厌恶他。如果能任她选择,她会选择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了。

    纳兰看苏樱说的有诚意,发自内心地笑了:“很简单,你做一件伤害他利益的事,他就知道你心里没把他当回事。”

    苏樱仍是没什么表情:“我知道了。四福晋话说完了吗?”

    纳兰点头:“嗯。”

    苏樱走出暖厅后,看了一下怀表,十一点三十。

    她决定去大厅里找巴尔珠尔,跟他一起逛逛直郡王府,然后直接入席用午饭。午饭差不多两点结束。一般的茶宴,两点到三点之间,是休息时间。下午三点,茶宴正式开始。

    午饭结束,她找年春花。

    九阿哥在这个时间会来寻她。

    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不与其他人再接触。女子之间的那些小手段,她真是懒于应付了。

    还未走到大厅,便看到马蓉带了两个丫头迎面过来,上前热情地拉着了她的手:“听说你来,我就急着过来。这才脱开身。你这是要去哪儿?”

    苏樱回了回神,道:“屋里有些闷,我准备在外面四处走走,参观你家王府的花园廊阁。”

    马蓉笑容灿烂:“普通的院子,有什么好看的。远没有雍王府阔气,也没落樱园精致。我真是想念落樱园的露台呢,还是按着我的设计建的。”

    就在这时,自前院小跑过来一个青衣丫头,喘着气说:“太子殿下来了。”

    ------题外话------

    今天特别困,想早些睡。就三更了。

    喊(皇甫妙晴):你想看的情节,快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