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旧部

某白被赶出树屋。

    “沐像个忽然斗志昂扬的托孤重臣,有点不习惯。”

    以往总是会各种挽留多待会儿,今天反而被赶出来,美其名曰早早开始闯荡事业,不像从前小时候苟到天荒地老,只能说修为进步导致生活发生改变。

    “庸俗,唉,俗龙一条。”

    摇摇头无奈,琢磨先从哪一步开始。

    猴子望向十万大山挠挠头。

    “吱,俺先回去看看,飞升多年很久未曾看看俺那好弟弟,嘿嘿~”

    “去吧,记得随时带着龙鳞,走的时候我喊你。”

    “吱吱~”

    猴子一个筋斗翻向天边,山中霸王重返森林,飞升多年,猴子不在家老虎称大王,总要回家看看旧领地顺便画圈,为防天道排斥须得携带龙鳞,否则很容易被世界扔出去……

    树冠高入云端。

    站高处能望见山脉绵远,远山淡烟色。

    蛇妖精灵树屋亮起莹莹灯盏。

    “多年未归,蛇妖帝国发展蛮有特色,修仙与科技融合,比那些顽固不化的仙界氏族强多了。”

    一大一小两棵神树附近有一座城市,没有城墙,房屋楼宇既有中原灵秀也有南荒特色,蛇妖,其它各类妖兽,人类,服饰得体精神饱满行走街上。

    评价一个势力是否强大,看看普通阶层精气神便能知大概。

    “告别近视眼的感觉真是棒极了,想看多远看多远。”

    身形一晃。

    瞬间消失,再出现已在清静优雅白府旁溪桥上。

    撑开纸伞遮阳,嗅着山谷里的清新空气,石桥还是那座小石桥,千年时光,白雨珺已非小小妖精,石桥却未曾改变。

    “可惜,物是人非。”

    曾经村落消失,白府毕竟是真龙府邸,蛇妖一族将这小小山谷划为圣地。

    村落早已搬迁它处,唯有那些稻田流传下来,几个憨厚牛妖细心照顾秧苗,吃掉野草引水灌溉,简简单单,安宁,舒逸。

    小石拱桥倒影呈圆镜,流水游鱼,半桥树荫,搭配正午的阳光……

    “真好……”

    白雨珺努力打消慵懒念头。

    向尚在的老部下发出召集传讯,缓缓走向小院。

    老树沾染龙气已非凡木,但又不能疯狂生长,否则树冠如华盖遮住白府岂不是扰了屋主,向外生长盖住池塘也不好,所以这些年依旧原来大小,倒是将树身打磨凝练走上另一条路。

    恍惚回到当初树下教学,也许,很多人已经不在了。

    门外白墙,点缀树荫星点,或许时间带来的变化就是脚下青石愈加光滑。

    随着太阳移动,树荫缓慢在白墙上挪动,像极了往日数不清被浪费掉的美好时光。

    门口有男女蛇妖守卫。

    二妖看见走来的身影一愣,以为神庙龙皇分身至此。

    “参见龙皇!”

    白雨珺点点头,收起纸伞进门。

    园内依旧老样子,些许地方经过修缮,干净整洁,站在院里还能望见后山那栋满是功法秘籍藏书楼阁,楼里有许多蛇妖翻阅典籍,很好,这么多年仍发挥原本职能。

    院落时常有认真打理。

    “小蛇们倒是有心了。”

    花园栽种灵花异草,白府浓郁龙气最适合灵物生长,可以说遍地是宝,灵芝仙草随处可见,正因为如此,门口老树修行有成也不愿离去。

    收拢纸伞,熟悉穿过院落走进书房,摆设仍如当年。

    纤细玉指划过木纹桌面,正是在这里,策划了蛇妖一族崛起大事。

    “不知当年老友还能剩几位……”

    感受几道或熟悉或陌生的气息靠近。

    飞在最前面的是女将乔瑾,一身戎甲威风凛凛,面带惊喜率先而来,身后跟随几位老将领以及更多新面孔,修为只差一丝便可渡天劫,被沐以秘法提升并压制等待飞升时机。

    一道道流光划破天空。

    临近白府提前落地,整理衣甲披风后快步走向树下院门。

    “参见大将军~”

    “嗯,龙皇可曾回府?”

    “启禀大将军,龙皇刚刚回府。”

    守卫不知龙皇刚刚是真身,看大将军还有众多高层前来,隐隐意识到刚刚那位可能并非分身……

    乔瑾深呼吸缓解紧张,抬脚迈过门槛。

    众多或人或妖的蛇妖帝国高层紧随乔瑾身后,没有一个不紧张的,甚至险些被门槛绊倒。

    穿过庭院来到书房门口,书房里,背影站窗前欣赏花园景致。

    立刻整齐躬身行礼。

    “参见龙皇~!”

    白雨珺满意点点头。

    “很好,都来齐了,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乔瑾等将领官员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看已经不在白府,身处某个特别陌生的地方,锦绣神宫难以用语言描述,神女侍卫无数,还有许多气息强大的神仙忙碌,莫非到了天宫?

    白雨珺难得端坐龙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足够威严……

    “安心,此方世界归吾所有,本龙即是造物主,未经允许任何存在皆无法擅入,你们所见到的神仙都是本龙麾下。”

    “……”

    信息量太大。

    乔瑾等妖兽和人族将领需要时间去理解。

    又是掌控世界又是造物主,还有这煌煌神宫和众多神仙,虽然仙界修行条件好,但也不至于一千五百年功夫拥有眼前这一切,匪夷所思,但想想老大乃龙族便觉得也算正常。

    反正他们也没去过仙界,凡间对仙界的传说比这更夸张。

    威严过后,某白换甜甜笑脸,和老部下唠起家常。

    “小乔啊,多年未见,你这丫头也快成仙了,现在感觉咋样?是不是很刺激?”

    “……”

    乔瑾面色一滞,小……小乔?

    虽然理是这么个理但总感觉不得劲,实在是龙皇相貌太年轻,十六七岁年纪,而自己相貌看起来三十有余,画风怪怪的。

    “吾皇说笑了,千余年修行,倒是多了许多伤感。”

    “正常,习惯就好。”

    修炼嘛,寿数多了难免目睹惯亲朋老去,并非伤春悲秋而是人之常情。

    其余将领部下见龙皇与大将军熟络,对蛇妖帝国名义上掌权的乔瑾更加恭敬,以前或许有蛇妖对这位大将军不以为意,现在那点心思早抛到云外。

    “诸位莫紧张,尔等皆为本龙旧部同类,仍如当年那般随意即可。”

    众多老部下点头称是,依旧规规矩矩不敢逾越。

    白雨珺暗自叹气,气氛缓和些许但仍然回不到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