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自私恶毒到无可救药了

陆行瞻转身想要返回病房,就听身后的女人,嗓音尖利了几许,“陆行瞻,你别太过分,芊芊也是我的女儿,我要见我女儿!”

    “你的女儿?如果不是少爷出现,你会来医院看你的女儿?关小姐,你说这话不觉得脸红吗?”身后,忽然插入一道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声音。

    “我和陆行瞻说话,哪儿有你这个佣人说话的资格?”被叫做关小姐的女人,立刻回过身,脸色难看的呵斥。

    “正因为我是佣人,才代表少爷说话,关小姐难道看不出,少爷根本不屑于跟你说话?”

    “宋嫂!”这时,陆行瞻淡淡的出声,轻唤了一句。

    宋嫂立刻噤声,不再说话了,陆行瞻看了两个男人一眼,两个人立刻会意,上前对关思颖严肃道,“小姐,请你离开!”

    关思颖的脸色更是难看,一抬手臂挥开拦住她的男人手臂,“陆行瞻,你这是没有胆子面对我吗?”

    陆行瞻的手覆在病房门的把手上,正要拧开,听到关思颖这句话,手上的动作一顿,徐徐转过身,开口,声音有些沉冷,“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需要面对你的必要,别忘了,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

    关思颖垂在身侧的两手倏然攥紧,手背上浮起青筋,她的眼睛眯着,咬紧牙根,复杂的眼神瞪着陆行瞻,然后,转身大步离开医院。

    关思颖离开后,陆行瞻走进病房,宋嫂也跟着一起进去了,看到陆芊还在睡着,两个人都安静的陪在病床前,没有出声说什么。

    陆芊一直睡到晚上七点多,宋嫂叫她起来吃了晚饭,到底是个孩子,看到爹地还在,吃饭时胃口特别好,宋嫂喂她吃了一整碗饭,她都很捧场的吃光了。

    宋嫂一边喂着,还一边忍不住念叨,平时哪儿能吃这么多饭,陆芊开心的笑着,一直望着爹地。

    吃过晚饭,陆行瞻得走了,陆芊很不舍,抓着他的手,宋嫂在旁边让陆芊听话,陆芊摇着头,眼睛里浮起了眼泪。

    陆行瞻俯身,轻轻的揉了揉陆芊有些稀疏的头发,“芊芊,爹地明天还会过来陪你,好不好?”

    陆芊是以为爹地这么一走,她就又要等上一年的时间才能再看到他,才会拉着他,不舍得他走,可是听到他说,明天还会来陪她,立刻松开了手,眨着晕了泪水的眼睛,惊喜的问,“真的吗,爹地?”

    “当然是真的,爹地不会骗芊芊!”

    “好!爹地,我们明天见!”说完,陆芊放开陆行瞻的大手,乖巧的躺下,宋嫂给她盖好被子,送陆行瞻走出病房。

    “宋嫂,你年纪也大了,如果觉得照顾芊芊身体承受不住,就另找两个人来,要顾好自己的身体!”走廊上,陆行瞻对宋嫂说道。

    “我还老当益壮呢,帮少爷分忧不在话下!”宋嫂笑着说,只是转瞬,脸上的神色就有些低落下来,“少爷啊,你连我都想着,什么时候能想想你自己?你一个人都苦了这么多年了,也该为自己的事考虑考虑了,刚才吃饭的时候,芊芊说什么漂亮姐姐,少爷,你是找到了合心意的女孩子了吗?”

    陆行瞻看着宋嫂,半晌,淡淡的点点头,“是的,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宋嫂刚才还低落的神情,顷刻就褪去,染上了欣慰,“真的有这么个女孩子,太好了,少爷,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相信夫人在天之灵,也一定很开心!”

    陆行瞻想起了母亲那慈婉的脸庞,是啊,如果母亲能够看到暖暖,也一定会喜欢她的,母亲一直都喜欢像暖暖那种温柔的女孩子。

    “少爷,什么时候把她带回来给宋嫂看看吧!”

    陆行瞻淡淡的叹息了一声,看了一眼陆芊的病房方向,“我曾经结过婚,还有芊芊的事情,她还都不知道,宋嫂,她很纯粹,我真的不确定,她是否能够接受我这些不堪的过往,所以,我甚至还不知该如何向她开口……”

    或许,在旁人的眼中,陆行瞻是个很厉害的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尤其是在房地产界,可是此时此刻,在和母亲岁数相当的宋嫂面前,再强大的陆行瞻,也不过就是个孩子,他也有为难,有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的事情。

    “少爷,宋嫂是一路看着你走过来,走到今天的,你吃了多少苦,受过多少委屈,你只字不提,可是宋嫂都看在眼里,和天上的夫人一样的心疼你;宋嫂相信,少爷喜欢上的女孩子,一定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她一定会理解少爷你的!”宋嫂心疼的说着,抬起手,拍了拍陆行瞻的肩膀,“如果她不能理解你,宋嫂过去帮你解释!”

    陆行瞻微微牵了牵唇角,“谢谢你,宋嫂!”

    “对了,少爷,姓关那个女人知道你回来了,一定还会纠缠你的,小小姐也脱离危险了,其实你回去也无妨,有什么事我在这儿!”宋嫂忽然想起了关思颖,忍不住嫌恶的说。

    “没关系,芊芊一年难得见我几次,这次我再留两天陪陪她,关思颖那边,不必理会就好。”

    宋嫂点点头,又不免叹息一声,“小小姐也是个命苦的孩子啊,如果不是当年关老爷执意要有关家的继承人,你也不会和姓关那女人试管,让小小姐来到这个世上受苦!这么多年了,这孩子踏出医院的次数用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还不都是姓关那个女人害的,她真是造孽啊!”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免得大家心情都不好……”陆行瞻嗓音低沉的说着,“宋嫂,我先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明天再过来。”

    “好,少爷,路上开车小心!”宋嫂点点头,目送着陆行瞻离开医院走廊。

    她叹息着,既心疼少爷,又心疼小小姐。

    小小姐的到来,其实并不是受欢迎的,姓关那个女人,除了生下小小姐,根本没有尽过一天当母亲的责任,少爷也不想在小小姐的身上投注任何的感情,如果不是为了拿回夫人的财产,少爷又怎么会不得不跟姓关那个女人结婚呢?

    小小姐查出先心病,是最严重那种,根本没得治疗,只能带着一辈子,而且小小姐的一辈子,也是有限的,也许是十几岁,也许是二十几岁,就结束了。

    这么命苦的孩子,少爷怎么可能不心疼,说是不想投注感情,又怎么可能真的做到?这世上,也就姓关那个女人会对自己的孩子一点感情都没有,她生下小小姐,不过就是为了拿来绑住少爷的一生而已……

    她不幸福,也不想少爷幸福,如果她是真心想要小小姐,又怎么可能在怀孕期间每天抽烟喝酒,过不健康的生活,连累小小姐从娘胎出来就身染重病,姓关这个女人,已经自私恶毒到无可救药了!

    每每一想到当年那些事情,宋嫂都忍不住想咒骂姓关那个女人,她不禁摇摇头,返回病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