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诈

侯自强听到这里,知道彪子是想讹诈的,估计是赌博又没钱了,其实彪子有钱的时候也挺义气的,有钱了,该吃了吃,该喝了喝,把钱不当回事,不过没钱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这次恐怕不拿出来些钱事情恐怕无法了掉,这种人是吃软不吃硬,还不能拿派出所来压制他,就说道:“彪子,咱俩家关系也挺近的,咱也不说太框外了,你看看再少点,我去跟杜向阳也好好说说,差不多就行了,都是邻邦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必要闹那么僵,你说是不是?差不多都中了。”

    彪子点了跟烟抽着,拿眼扫了一下侯自强,说道:“强哥,你也不是外人,既然你这样说了,给你个面子,二十万,不能再少一分了,三天之内拿来,拿不来的话别怪兄弟手黑了。”

    杜向阳这边得到消息后,说道:“这是敲诈,二十万不可能的,最多两万顶天了,是这样,看病的医药费什么的都不说了,我再给他两万,这事就这样了了,多一分钱都不会出。”

    侯自强说道:“向阳,你也知道,他家老二不好惹,在村里头都是个刺头,谁都躲着他的,方圆几个村的人都怕他,两万恐怕说不下来。你不行在找个人试试。”

    杜向阳其实也知道彪子这个人,当时黑子来住院的时候他也不认识,现在事情出来了才打听到黑子是彪子的大哥,出这二十万吧,他不甘心,这明明是敲诈,不出吧,万一彪子那混小子来闹事,吓得病人都不敢上门,医生不敢坐堂,损失的还是自己。没有办法,他只得给派出所所长肖亚明打了电话,说了这个事情,肖亚明听到后,问道:“向阳,你这是报案呢还是让我给你说合的?你要是报案的话我劝你趁早住手,那个人可不是好惹的,拘留几天出来你的医院可是别想开了,要是说合呢,我这身份可不行,你让我一个所长去跟敲诈勒索的人谈条件?你还是趁早换个人吧。”

    杜向阳听到后,说道:“肖所长,我这不是没办法才找你的,你好赖也给我出个主意,他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二十万,找了人也谈不下去,你处理事情多,有经验,给拿个注意呗。”

    肖亚明笑道:“向阳,彪子就怕两个人,一个是他哥,你去见见他哥,好好说说,让他哥好好劝劝他,第二呢,你去找侯建勋,侯建勋是支书,你看彪子那么横,在侯建勋那里根本不过,他也就是侯建勋的一个打手,懂了没?”

    杜向阳听到侯建勋,他知道侯建勋这个人,可是不熟,人家会替他出头去说这事么?就说道:“肖所长,我跟侯支书也不熟,要么你给我们做个中间人,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

    肖亚明并不想出头给他说合这事,侯建勋出面,要是最后结果是按着杜向阳的只给两万,彪子肯定会记恨自己,要是彪子不给自己的面子,还是要二十万,那自己的面子也保不住,这件事自己还是不参与的好,就说道:“我这两天在县里还有其他事情回不去,恐怕帮不了你,是这吧,侯建勋跟李长山的关系不错,你要么找李长山试试?或者你们于支书也行,他们的关系听说都不错。”

    让杜向阳自己去找老于,肯定不行,这么多年来,杜向阳心里一直对老于有抵触,不过老于确实是比自己有能耐,自己要是做了支书,现在估计于家寨跟以前没有多大变化,不过现在自己已经赚到钱了,名不名的无所谓了,不过让他现在低头去找老于,他还是下不去那心,低不下头,看来只有让自己的父亲出面了,他的父亲跟李长山的关系还不错,让李长山出面看看咋样。

    杜向阳父子两个直接来到了李长山的家里,李长山听他们说完来意后,思索了一下问道:“你们最多打算出多少钱?”

    杜向阳说道:“长山叔,他在我医院都花了八千多了,这些钱不要了,另外再给他两万块,毕竟他人已经没事了,再说了,我们开医院的,要是开了这个头,以后怕是来讹诈的人更多。”